有了互联网骨干直联点 信息不再“绕道”,网速大幅提升

2022-05-31

这次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扩充升级,优化了我国整个互联网布局,基本解决了我国大部分地区网间互联的长途绕转问题,形成了相互支撑、均衡协调、互为一体的全国互联网间通信格局。

5月19日,随着济南、青岛两个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建成开通,我国网络基础能力再次增强。

至此,我国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开通数量已达19个,山东省首次实现“一省双直联点”布局,成为中国互联网架构进一步优化的重要标志。

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肖亚庆指出,作为我国互联网网间互联架构的顶层关键环节,互联网骨干直联点是网络互联互通的关键枢纽和国家信息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确定的重点任务。

优化网间通信效率和质量

互联网骨干直联点是汇聚和疏通区域乃至全国网间通信流量的枢纽。

此前,山东网间流量需要绕转外省,而省外远距离绕转,常因绕转链路过于拥塞,导致网络数据丢包和时延过长、网间互联互通不畅、网间交换能力不足等问题。

据悉,济南、青岛骨干直联点建成后,互联网上的数据在山东省内即可完成信息疏导交互,省际网间时延不超过30毫秒、网间丢包率将控制在0.01%以下,网间通信速度和质量获得极大提升。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直联点建设带来的直接效应是降低跨区域的流量绕转,提高网络连接速度和质量。不仅用户有望告别网络卡顿,它所产生的聚集辐射作用,也为激发新技术新应用、促进各行业智能化升级提供了有利条件、创造了良好环境。

如山东联通总经理韦海波所言,济南、青岛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建设完成后,实现省内互访流量不出省,这将有助于全省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建设再提速。

山东省省长周乃翔表示,济南、青岛互联网骨干直联点开通,将为山东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等“新基建”发展奠定更加坚实的网络基础,对推动山东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

如今,青岛在工业互联网领域已形成明显的先发优势,累计15个项目获得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工程立项,中央财政资金支持近4亿元,数量和资金额度均居同类城市前列。

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正式开通后,山东省成为中国网络互联互通能力最强的省份,青岛数字经济迎来迭代式发展机遇,将成为名副其实的前沿新兴技术“试验场”。

强化网络设施基础支撑

随着国内数字经济不断升温,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对信息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关注不断提升,引入关键网络设施,成为很多地方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主动选择。

是否能够跻身全国通信网络核心交换枢纽之一,成为全国数据中转的枢纽地和集散地,对进一步优化改善数字经济投资环境,促进和带动数字经济相关产业落地至关重要。

正是看到其深远意义,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已被各大城市视为发展数字经济的必争之地。

2021年10月29日,工业和信息化部批复同意在济南、青岛设立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从获批到开通仅用了半年多的时间。

据了解,开通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涉及骨干网层面的网内、网间重大调整,电信运营企业的网络系统、传输系统、业务系统、机房配套等设施均需要同步改造,投资较大。

其中,青岛联通总投资超过1亿元,涵盖了网间互联、网内调整等多项内容。青岛移动新建3个高规格的200G平台骨干直连光传送网(OTN)传输环路,共铺放了304公里的光缆,实现了跨海大桥桥架30公里光缆铺设,启用了浮山路数据中心和青云数据中心两个国家级数据中心为直联点。

作为国家重要通信枢纽,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打通了数据互联互通的“信息动脉”,是直达用户“神经末梢”的关键基础设施,已成为数字经济迭代发展的重要契机。

我国互联网始建于20世纪90年代。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公众互联网形成了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四家经营性骨干网络互联单位。

曾经,中西部的互联网流量需要到北京、上海和广州“中转”。

随着各地信息化建设发展和产业转型升级对网络基础设施的支撑需求日益旺盛,2013年12月3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增设成都、武汉、西安、沈阳、南京、重庆和郑州7个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

记者从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了解到,这次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扩充升级,优化了我国整个互联网布局,基本解决了我国大部分地区网间互联的长途绕转问题,形成了相互支撑、均衡协调、互为一体的全国互联网间通信格局,对改善我国互联网络性能,推动云计算、数据中心以各种互联网信源向广大中西部地区聚集,加快中西部地区产业转型升级,推动区域协调发展意义重大。

随着“一张网、全互联、超高速、强赋能”的国家信息基础设施体系加快构建,新的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还在陆续建设中。

筑牢数字经济发展底座

当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成为新时期推动我国经济提质增效的重要方向,网络性能优劣和网络效率高低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数字经济发展的质量。

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产业与规划研究所互联网网络研究部副主任杨波看来,作为一切信息活动的数字设施底座,互联网承载了大量数字经济活动的数据存储、传递和交换功能,可以说数字经济所涉及的生产、贸易、服务以及社会化等环节的全生命周期活动都有赖于互联网网络基础设施的高质量建设、运行。

杨波指出,我国互联网网络规模不断壮大,网络布局不断优化,网络质量不断提升,互联网网络质效整体向好,但仍存在发展不充分、不平衡问题。比如,部分省份特别是西部省份网间互联还存在一定的绕转,网间互联架构有待进一步优化提升。

当“东数西算”工程为我国数字经济做强做优做大、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注入不竭动能时,互联网网络基础设施提档升级的迫切性更加凸显。

浪潮云信息技术股份公司总经理颜亮表示,将能源资源紧张的东部地区的“数”,调往能源资源充裕的西部地区“算”,首先需要的是“跟得上节奏”的基础网络,无论是数据传输到西部地区进行计算,还是传输到西部地区进行存储,对数据传输能力都是极大的挑战。

互联网网络质效提升涉及网络端到端多个层面和关键环节的全面优化升级。业界认同,以互联网骨干直联点为代表的新型数字基础设施,为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在“十四五”期间适当增设新的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持续推动互联网网间互联互通架构优化调整,是有效破解数字经济发展瓶颈的关键。(记者 刘 艳)

【纠错】
【责任编辑:郑伟】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新华网
媒体矩阵
app
app
app
app
app
app
app
app
战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