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豚回来了

2021-12-13

本网讯(韩永强)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是长江上第一座大型水电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低水头大流量、径流式水电站。大坝如长虹卧波,全长2561米,高70米,是世界上的大水坝之一。三峡工程建成后,葛洲坝承担了三峡工程因调洪下泄不均匀流量的反调节作用,能反调节库容洪水8500万立方米。待一波洪峰过去,葛洲坝必须错峰把拦蓄的洪水泻出去。这时候泄洪闸打开,洪水呼啸而去,其磅礴的气势,迸发的波涛和巨大的水声,令人震撼,构成了葛洲坝一道特别壮观的风景,成为游客难得一见的绝美记忆。

葛洲坝的巍然矗立,是万里长江第一座“安澜”丰碑!

如今慕名来到宜昌的游客,看水电奇迹,首选的已经不是葛洲坝,而是与它相距20多公里的三峡大坝。然而葛洲坝并没有被冷落,在游客和市民中,又流行起新的口头禅:去葛洲坝看江豚!

江豚“舞”长江 摄影:王罡

秋日的阳光和煦温馨。葛洲坝三江两岸宽阔的木栈道,就是“观礼台”。澄澈的江水犹如天空的镜子,为观赏者呈现出一个梦幻的舞台。浮光跃金中,成群的江豚粉墨登场了。它们或以家庭为单位,或与朋辈相邀约,不用羞羞答答,不用遮遮掩掩,更不用防备和躲避什么,尽情地展示出自己的欢愉。小江豚在父母的注目下,无忧无虑地嬉戏腾跃追逐,时不时用头顶着父母庞大的身躯撒娇;它们的父母之间,或用头相互触碰,或用肢体轻轻摩挲,无忧无虑地表达着彼此的柔情蜜意;正在谈恋爱的江豚,更是在追逐中竭尽表演之能事,或者高高跃出水面,向心仪的伴侣显示自己的强健,或者潜藏到水底,上演“偷袭”的伎俩,为伴侣制造有惊无险的惊喜。

没有灯光烘托营造舞台背景,天空镜子里的万千气象,为水中的江豚精心定制了最好的自然氛围。葛洲坝的伟岸和静谧,让它们无忧无虑怡然自得。即使破浪而来的船舶,也会把噪音降到最低,把动力压缩到最小,生怕惊扰了江豚们的嬉戏。

最忙碌的反而是木栈道上的观众。带着高档摄影器材的人,把眼睛紧紧贴在取景框上,唯恐错失最精彩的特写镜头;端着变焦镜头的人,活跃地跟着水里江豚的翻跃奔跑着;没有相机的观众们,一边用手机咔嚓咔嚓地记录着,一边大声欣喜地分享;有的人索性把江豚作为自己的背景,激情洋溢地做直播,或者急不可耐地制作抖音短视频,让更多的人知道她(他)。

江豚母子戏水欢 摄影:肖艺九

以江为邻生活了一辈子的宜昌人,对江豚是既熟悉又陌生。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人们在江里去挑水或者洗衣洗菜,都会与江豚“互致问候”。江豚在波涛荡漾中,友善地把头伸出水面,张开修长的嘴巴,眼睛配合着做出微笑的表情。江边人都会放慢自己的脚步,向江豚挥挥手或者“嗨”地打一声招呼。

有过在长江里行船经历的桡夫子,会满怀真情地告诉人们:江豚是最有灵性的鱼。桡夫子们的船在长江里乘风破浪的时候,总是有成群结队的江豚嬉戏追逐着,歌唱着。桡夫子们会情不自禁地把船上自己吃的鱼拿出来,扔给那些追逐着的江豚,江水里刹那间水花飞溅,江豚会边吃着鱼,边发出欢愉的鸣唱。

“微笑天使”长江江豚成群出游 摄影:肖艺九

江豚懂得感恩。当江面上即将起狂风时,江豚凭借自己特殊的敏锐,会绕着柏木船高高跃起,大声鸣叫,有的甚至不惧可能被撞伤的危险,在船头一次又一次地跃起示警。桡夫子们看到这样的场景,会立即把船驶进避风港。天空陡然失色,狂风在江面上掀起一波又一波的惊涛骇浪。在避风港里的柏木船,随波起伏而安全无虞,桡夫子们会对着出没风波里的江豚,弯下腰深深一揖,表达谢意。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桡夫子们极少看到江豚了,在长江边行走多年的人们,甚至在梦里也难觅江豚的踪迹。

大约三年前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里,有人声称在葛洲坝三江里看到了一条奇怪的鱼,它不时跃出水面,甚至好像还在鸣叫。老宜昌人马上意识到,他们的江豚又回来了!大家相约而来,静静守候在三江的岸边。

江豚在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镇江阁外逐浪嬉戏 摄影:雷勇

来了,真的是他们的江豚回来了。他们熟悉的江豚,一家家相约着回来了。人们先是屏息凝望,然后是会心地微笑,最后忍不住振臂惊叫:江豚回来了,我们的江豚回来了!年轻人呼朋引伴地来看稀奇;老年人相扶相携地来看记忆;摄影家来用镜头记录历史;生态学家和环保工作者来采水样,从心底发出微笑。

江豚不会知道,为了迎接它们回家,人们做出了多少努力,才有了今天的山青青水碧碧,才有了今天人鱼共享的欢乐时刻!

江豚肯定有它们自己的语言,人们可能听不懂。但是它们有自己的表达方式,它们会用非常独有的经典微笑,告诉人们:谢谢你们,我们回家了!

本文图片来源:新华社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
媒体矩阵
app
app
app
app
app
app
app
app
战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