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线飞渡荔农笑

2021-12-03

建成后的智能配电房与美丽乡村融为一体。 王政辉 摄

供电人员为荔枝产业做好保供电工作。 王政辉 摄

供电人员为何建和检查全自动筛选封装车间的用电设备。 王政辉 摄

从汕湛高速高州出口下来,连绵起伏的山峰,一望无际的荔枝林,云雾缭绕间,一江碧水犹如玉带飘过,大约六七公里就到了广东省茂名高州市根子镇柏桥村。时至初冬,一路都是柏油路,道路两旁山云缭绕、碧绿环抱,白墙黛瓦、鸟语花香……

柏桥村荔枝种植大户何建和正在自家荔枝园用电机喷洒药水。看到记者,他笑着迎上来:“今年荔枝卖得好,要好好管理,希望明年卖得更好。”

果园不远处,是数十名供电人员在忙着改造10千伏线路和台区变压器。

近日,记者走进高州荔枝产区,沿途看到不少荔农正忙前忙后地改造果园、矮化接种。一边是辛勤的荔农,一边是忙碌的供电员工,在暖冬的阳光下,我们可以窥见以荔枝产业“小切口”推动农业产业“大变化”背后不断优化的用电营商环境。

做好产业牌,乡村兴起来,日子火起来

何建和的两百多亩荔枝果园,紧挨着中国荔枝博览馆。眼下,根子镇荔枝季已过去几个月了,但他没有闲着,开始把精力放在嫁接荔枝苗和矮化荔枝树上。

“这个药撒上去,就是为了控制枝叶往上生长,荔枝要横着长。”初冬的暖阳撒在山坡上,何建和拨开繁茂树枝,顺着陡坡往上走。放眼望去,荔枝树布满山坡。

30多年前,何建和刚开始规模种植就遇到了难题,有好几年荔枝树只开花不挂果,急坏了好多荔枝种植户。

“以前种荔枝,是因为大家都种,后来路通了,电好用了,那就感觉要跟上这时代的步伐。”何建和1982年初中毕业,虽然家里世代都种植荔枝,但由于兄弟姐妹太多,耕地少,为了讨口饭吃,他跟着村里人学习木匠,高州山丘多、树木多,当木匠挺赚钱,小日子过得不错。

从1988年开始从木工转行种植荔枝。何建和掰着指头算了下,自己种了这么多年的荔枝,这几年收成越来越好,尝到了甜头。光在村里,他就建了三栋小洋楼,还买了小汽车和货车共有6辆,每年还能从旅游业中获取分红,生活越来越有盼头。

要致富、电开路。50多岁的何建和对这六个字有着深刻的感受。他感慨“刚开始种荔枝,只能去电白那边承包土地种,因为那边灌溉和运输方便”。

“供电半径大,导线截面小,电能质量差”。高州供电局根子供电所所长何迪云回忆起1997年第一轮农网改造之前,“几条村共用一台30千伏安的变压器”,种植基本看天吃饭。如今,光柏桥村就安装了3台公用变压器,台区的供电容量也增加到500千伏安。

今年,茂名供电局又在根子镇开工建设110千伏根子变电站,预计2022年初投产,届时将新建3条中压线路为根子地区供电。

随着110千伏根子变电站的建设进度,何建和也在不断升级改造荔枝园。“变电站建开通后,我们准备再装一台专变。”何建和告诉记者,这几年荔枝成熟时节,外地客人来我们这里品尝荔枝的越来越多,今年投入了100多万元对荔枝园进行硬底化,打造集观光旅游、水果采摘和农家乐为一体的现代农业园。到时客人们可品尝美味荔枝,欣赏田园风光,吃完农家菜再踏上归程。

以根子镇为例,其荔枝年产量约为5万吨,是名副其实的荔枝重镇。在此基础上,它又在2018年建设起国家级的“现代农业化产业园”以及中国荔枝博览馆。现如今,根子镇已然蜕变为世界级荔枝特色小镇。

打好市场牌,民生托起来,幸福稳起来

高州有一古老荔枝园叫贡园,据说是因当年唐朝宦官高力士进贡给杨贵妃的荔枝出自该园而得名。荔枝品质是无可挑剔,可是因为路不好,外地客商来得少。

何建和不仅是种植大户,他还是茂名高州市根子镇何建和果蔬专业合作社的社长。他告诉记者,从茂名电白到高州,他都种过荔枝,可以说见证了茂名荔枝产业是怎样“苦尽甘来”的,“以往主要通过采购商来到茂名直接收购,再到市场进行批发,价钱好坏全凭运气。”

事不避难者进。从被收购到自己批发,再到如今的电商,不断摸索的何建和感觉找到了打入市场的“秘籍”。自从有了电商,根子镇的荔枝销售现状已经截然不同——他们如今安坐家中就能卖荔枝。

今年“双十一”前后,何建和十分忙碌。“我们现在冷库里还有一两吨的龙眼干、荔枝干。”何建和说,“‘双十一’太忙,只能叫三个儿子回家帮忙直播卖货。”

“足不出户,在手机上点两下,两天时间,三相电表直接装到果园里,不需要我自掏腰包搭表后线。有了三相电,今年我在荔枝园建造了自己的冷冻库和包装链,跟顺丰物流合作,通过品牌营销和网络平台销售,我们的平台天天都爆单。”何键和笑着说。

作为中国最大的荔枝产区,茂名市的荔枝总种植面积达到135.5万亩,约占广东的一半,全国的四分之一,世界的五分之一。茂名市农业农村局党组书记、局长曾春介绍道,“2021年,茂名市荔枝销量59.1万吨,实现总产值71.2亿元,其中电商销量7.83万吨,比去年增长50.6%。”

今年,根子镇目前的荔枝销售大约有70%都是通过电商渠道消化的。“这两年,疫情不仅没有影响荔枝销售,甚至还卖得更好了。采购商通过打电话、发微信订货,就连我的直播账号也在这一年里就增长了十多万粉丝。”何建和告诉记者,如今,偶尔在直播中露脸的他成了“荔枝大叔”了。

保鲜是荔枝交易的痛点和难点。聚焦破解荔枝冷鲜“最初一公里”难题,近两年,相继投入近300万建设“田头小站”和冷库,用电量一下子就噌噌上去了。

除此之外,何建和果蔬专业合作社还做起了荔枝产品深加工,延长荔枝生产的产业链,烤烘房等用电量较大的设备也相应增加。

根子供电所的党员罗文扬是根子镇元坝村和柏桥村的供电负责人。“采摘果那几个月,我们这些设备不能停电。无论大事小事,一有‘用电问题’,他总会第一时间出现。”何建和告诉记者。

窥斑见豹。在根子镇,种植、供应链、电商、加工等产业串联成网,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荔枝产业链,而这每一个环境都跟用电息息相关。

近年来,不仅仅是根子供电所,甚至整个高州供电局都是通过划分党员服务责任区的方式,对荔枝园、荔枝收购卖场、果品冷冻库等荔枝上下游的产业用户定期巡视检查、上门服务,确保关键服务环节有党员把着、关键时刻有党员顶着,让群众的诉求有回应,群众的用电有保障。

探索科技牌,发展快起来,家底厚起来

现代农业产业园被认为是乡村产业振兴的“牛鼻子”,荔枝产业要实现现代化,好的生产体系能从源头把好果品质量关。

“过去除草、施肥、打农药都是人工做,200亩的荔枝园需要请60个人,而且用药损耗大,现在果园用了水肥一体自动喷灌技术,只要8个工人就可以完成这些工作,一年可省下十多万元。”何健和说。

何建和告诉记者,不仅收成阶段的挑选、分级、包装、预冷、低温储藏等各个环节需要用电,如今肥水一体化系统也是用电,这几年电力供应稳定了,已经升级了分拣包装系统、冷链运输系统,并建设具有“十个一”功能的田头小站。

何建和的荔枝园就在国家荔枝现代农业产业园里,在今年荔枝季结束之后,他就开始升级改造果园内的基础设施。“我们不仅有遍布整个园区的喷灌、滴灌系统,还有各类气象、土壤监测设施和高清视频监控。”他说。现在可以通过中央控制系统,了解各个监测设备上的回馈信息,确定作物生产、虫害发生等情况,并精准控制每一地块的水肥药实施方案。

用手机一键把轨道运输车召唤到田头小站;通过操作手柄远程操控无人除草机器人;远程启动智能化开沟施有机肥;手机设置250亩果园3分钟定时灌溉……这些都是智慧果园智能化应用的成果。

“目前仅产业园内,就有6个果园在往智慧果园方向建设。”茂名市农业科技推广中心智慧果园研究员钟声告诉记者,来参观的人都非常看好智慧果园的发展前景。

何建和已经想好将自家荔枝园升级为智慧果园的一些规划,“现在供电不仅服务到‘田间地头’,电线都给拉到山上,我们其他先进系统所需要的设施设备也要升级跟上才行。”

方寸之间“智控”低压配网。与何建和的智慧果园相呼应的是离何建和果园不远处的低压智能配电房。这是高州供电局在元坝村委桥头村建成的全省首个能实现实时数据采集及云平台分析处理的低压智能台区的核心。

“现在都在提‘五化高标准智慧果园’,果园的各个终端设备都需要用电,我们肯定也不能落后。”高州供电局工程建设部副经理俞武庆介绍,“五化”即品种优质化、水肥智能化、生产机械化、管理数字化、防控绿色化。

2019年初,茂名供电局就开展“模块化农村低压智能台区”相关技术研究和设备研发,该局还结合农村低压台区环境感知、电气测量、用能采集等多样化需求,开发各种模块化传感器单元,实现智能信息采集单元的“即插即用”,为灵活搭建农村低压智能配电网系统提供了技术支撑。

“我们通过现场扫码识别、系统逻辑判断、地理信息系统等手段,在系统后台构建低压配电设备的拓扑关系模型和地理信息沿布图,并上传至物联网平台。”俞武庆向记者介绍了掌上运维的原理——台区现场安装的智能设备、智能电表、智能断路器等设备实时收集台区运行数据,并通过智能网关收集上传至物联网平台。通过系统后台对信息的加工、处理和逻辑判断,将信息呈现给电网运维人员。运维人员通过移动终端,可以轻松地实现对台区的感知和控制,快速判断和切断故障,及时、精准地组织开展现场检修工作。

模块化的农村智能台区建设模式让参数设置、数据收集与分析变得简单高效,提高了运维工作效率和供电可靠性,打通了配电服务“最后一公里”。有了稳定的供电,再靠着强大的智能化管理技术支撑,茂名的荔枝多年来保持着优质高产的态势。而这些,也都是茂名农户们亲眼见证过的产业变迁。随着产业融合的深入,可以想见,茂名这座“中国荔都”将会迎来更多新可能。

南网传媒全媒体记者 陈克迁 通讯员 张佳恒 周雅桑 叶泽

■ 延伸阅读

聚焦“小微权力”以“五分”推进“三不腐”

茂名供电局筑牢廉洁防线助力优化用电营商环境

“结合‘五分’廉洁风险防控体系,今年,茂名供电局市场营销领域专项治理取得实效,截至今年10月底,营销关键业务异常率为0.0028%,实现较年初下降45%的目标。”广东电网公司茂名供电局直属本部纪委副书记吴大成向笔者介绍。

据了解,为进一步落实党史学习教育“我为群众办实事”专题实践活动五个专项方案中的市场营销领域专项治理行动,茂名供电局在去年试点的基础上,结合全面推广应用“五分”廉洁风险防控体系,从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利益的问题入手,推进营销领域“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制机制落地,不断助力优化用电营商环境,做到既有力度又有温度。

从严日常监督 筑牢廉洁防线

“‘五分’体系具体指分岗查险、分险设防、分权制衡、分级预警、分层问责五个环节,环环相扣、一体推进、闭环管控,把日常监督工作落细落实到每一个党员,辐射至每一名群众。”茂名高州供电局纪委书记吴宝华介绍道。

茂名供电局自2019年起就探索构建“五分”廉洁风险防控体系,目前已在6个县区供电局和1个大集体企业全面推广应用。在每年的第一季度,茂名供电局各部门各单位对关键岗位的廉洁风险进行排查、定级;从教育、管理、监督等方面,制定防控措施;明确管控制度、业务流程、责任岗位;对发现普遍性、苗头性问题,对应下发“蓝、黄、橙、红”四级预警通知书;对违规违纪问题实行“一案双查”,严肃追责问责。

梁建高是高州供电局金山供电所的一名配电运维班班员,负责金山开发区米塘村线路青赔工作,在当地的群众基础深厚。今年7月,一位大爷找到了他,称新盖的楼房需要安装电表但是不动产证仍在办理中,无法提供产权证明,按相关规定无法办理用电。梁建高没有一推了之,也没有贸然应允办妥,而是亲自去村委会核实情况,并陪着大爷一起跑村建办办好了产权证明,最终解决了老人的用电难题。

“监督执纪越严,我们就越安全。帮助用户是出于好心,前提是遵守规章制度,这让我们不会好心办坏事,不会误触廉洁红线。”梁建高深有体会。

“‘五分’体系为我们系统掌握和开展部门廉洁风险防控工作提供一个抓手。对于涉及市场营销领域的典型廉洁问题,除了纳入《廉洁风险控制库》管控外,还同时纳入部门年度职能监督计划去监督管控,切实履行好职能监督的主体责任。”茂名供电局市场营销部总经理李海亮说道。

三大保障举措 人人爱廉倡廉

“以前大家有个笼统的认识,不‘吃拿卡要’就是廉洁了,但具体到自己的岗位到底需要防范什么,其实还是不够清楚。”高州供电局金山供电所副所长刘春东说道,“有了这个‘一牌两库一卡’,廉洁这道红线就相当于实体化了,员工很明确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

“一牌两库一卡”是指高州供电局在党支部层面制作党支部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公示牌,修编廉洁风险库和廉洁交底库,设置岗位党廉责任提示卡。结合每日班前会或每月部门例会,所长以及班长或部门经理、主任对分派的任务可能触及的廉洁风险,及时与相关工作人员进行廉洁交底。三大保障举措让人人清楚自己的廉洁风险点,可以帮助大家规避90%以上的廉洁风险。

2021年农历春节期间,高州供电局宝光供电所配电运维班班员梁机帮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婆及时处理了家里的表后线用电故障,阿婆非常高兴,依照广东的“派利是”习俗表达谢意。梁机摆手婉拒,表示心意领了,但阿婆还是执意要递过来。梁机灵机一动,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党徽,阿婆会心一笑不再坚持,竖起了大拇指。

谈起这件事,梁机颇有感慨,“党徽帮我解决了‘难题’,‘利是’虽小,只有5元、10元,但是我们平常都有接受这方面的教育,所以能一眼分辨风险点。”

据了解,茂名供电局落实自我监督计划闭环管控、“两个安全”学习交底和党员网格化管理“三大举措”,通过制定计划、日常学习、班长监督等简单易行的方式,盯住基层“微权力”,全面筑牢支部“廉洁防线”。

“如果员工都清楚了自己岗位的廉洁风险,我们各级管理人员日常融合具体业务进行再提醒、再教育,引起警觉,我们的廉洁风险防控就有了基本保障。”吴大成介绍,该局将持续优化完善“五分”廉洁风险防控体系,推动清廉风气形成巩固,助力优化用电营商环境。 (陈其勋 杨雅洁 周雅桑 勾玥)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南方电网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