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海外版丨三峡集团:在共抓长江大保护中勇当主力军

2021-10-18

三峡集团兴于三峡工程、长于长江流域,与长江经济带发展休戚与共、紧密相连。在共抓长江大保护中发挥骨干主力作用,是党中央赋予三峡集团的新使命。

近年来,三峡集团积极探索高质量发展新路,大力实施清洁能源和长江生态环保“两翼齐飞”战略,在更大范围、更多领域、更深层次推进共抓长江大保护工作。

为此,中央主流媒体相继进行了系列报道。今天,小微君为大家带来的是2021年10月15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关于三峡集团在共抓长江大保护中取得成效的报道。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10月15日 第 10 版)

三峡集团:在共抓长江大保护中勇当主力军

因水而生,依水而兴。在习近平总书记“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生态文明思想指引下,三峡集团的历史使命由“建设三峡、开发长江”向“管理三峡、保护长江”转变,前者是用水,后者是护水。几年来,保护成效如何?本报记者近日随团奔赴重庆、宜昌、岳阳、九江、芜湖、武汉等地,实地探访三峡集团的治水成效。

沿江城市的“水管家”

走进安徽省芜湖市鸠江区朱家桥污水处理厂,记者不自觉地会被屋顶铺满的光伏板所吸引。

“污水处理厂用电成本比较高,我们利用自身优势,在污水处理厂上方空间及建筑物屋顶分布光伏板,自发自用,余电上网。”看出记者的惊讶,三峡集团所属长江环保集团安徽区域公司执行总经理黄荣敏解释说。

这是三峡集团首个“长江大保护+清洁能源”项目,也是三峡集团当前装机规模最大的分布式光伏项目。

据介绍,朱家桥污水处理厂承担芜湖全市长江、青弋江、扁担河等流域城市生活污水及工业废水处理任务,总纳污面积约99平方公里,总处理规模33.5万立方米,服务人口约90万人。

该厂附近,是江东水生态公园。过去,这里是一片污泥滩,以黑臭污水而“扬名”。现如今,这里以新晋网红打卡地闻名:一条多彩的风光带依水就势,浅滩、浮岛高低错落,水杉郁郁葱葱……公园又名朱家桥尾水净化生态湿地公园,承载朱家桥污水处理厂尾水逐级净化功能,目的就是减少入江尾水污染物排放量。

如江东水生态公园一样,江西九江的双溪公园也与污水处理厂“融为一体”:上覆景观公园,下“隐”污水处理厂。污水经过处理达标后流入景观河,然后排入十里河,再汇入长江。

在重庆巫山县,船舶废弃物接收处置码头一片繁忙,废物收集船、吸污趸船、垃圾压缩车等正在处理各港口船舶生活污水、油污水、生活垃圾及江上漂浮垃圾。

长江环保集团上游区域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自2018年与重庆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以来,三峡集团在雨污管网建设、生态岸线打造等方面持续发力,进一步稳固重庆作为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的功能。

从水电领军者到环保“探路人”

安徽芜湖和江西九江同是三峡集团参与共抓长江大保护的首批试点城市。同样的建设项目,被复制、推广到了湖南岳阳、湖北宜昌、重庆广阳岛等地,并根据各地特色进行了创新。这些因“水”而生的项目,是三峡集团与地方政府、社会资本密切合作,深度参与长江大保护工作的见证。

长江,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全长6300公里,长江经济带横跨11省市,人口和GDP占全国“半壁江山”。但长江流域接近30%的重要湖库已处于富营养化状态。“母亲河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如果长江生态颓势再不逆转,其影响绝不仅是沿岸人民的短期阵痛,而是中华民族的长远福祉。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三峡集团肩负的历史使命是“建设三峡、开发长江”。

进入新时代,三峡集团担负起“管理三峡、保护长江”的历史重担。

从“建设”到“管理”,由“开发”而“保护”,两词之异,时势之变,力重千钧。

对他们来讲,这是一项既陌生又艰巨的课题。

“做水电,三峡集团是行业龙头。干环保,我们却是行业新兵。”三峡集团副总经理张定明坦言,“这是政治任务,‘国家所盼,地方所急,行业所期’,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时代机遇。”

摒弃“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一场较真碰硬的“绿色变革”,由此开始。

在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统筹安排下,三峡集团对长江经济带沿线,尤其是中游4省多市开展多组多次调研。

问题触目惊心:城镇排水管网等基础设施落后、欠账严重;城镇污水收集率很低,污水直排,污水处理厂低效运行;河湖水倒灌、溢流,雨污错接混接,地下水入渗;厂网分离,产业链片段化、碎片化……

“我们发现某个市的管网17大类22万个缺陷,混接点1800个。”长江环保集团董事长赵峰介绍,“像北京、上海、深圳管网标准最高的城市,城镇污水管网的覆盖或收集率也就70%,部分沿江城市也就30%左右。”

“黑臭在水里,问题在岸上,关键在管网”,“管网不治理,一切都白搭”。

于是,三峡集团就以城镇污水治理为切入点,以“流域统筹、区域协调、系统治理、标本兼治”为原则,摒弃“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治水逻辑,坚持“厂网一体”“厂网河湖岸一体”的城镇污水处理和水环境综合治理方案,得到国家部委、沿江省市、环保行业的高度认可。

前面提到的江东水生态公园,就是依照自然湖泊湿地而建。“修复了草、鱼、虾、贝和食藻虫等完整的生态链系统,通过水生动物和植物形成共生关系,最终将水体污染物转化成生物蛋白。”黄荣敏说。

仿此思路的还有湖北武汉汤逊湖流域的治理,“我们‘治湖先治湾’,从黑臭水体最为严重的红旗湖入手,精准清淤,再通过引入水草、食藻虫等,重建湖底的生态系统,从根本上治污。”长江环保集团湖北区域公司安全总监邓柏松介绍。

湖南岳阳坐拥163公里长江岸线和60%的洞庭湖水域面积。星罗棋布的水系是岳阳城的“血脉”,血液“淤滞不畅”,长江就会“生病”。

在2018年的全国黑臭水体普查中,岳阳有5个湖泊、9条河流、18处塘被列为黑臭水体。三峡集团与岳阳市政府签署共抓长江大保护合作框架协议,三峡集团统一对厂网进行设计、施工和运维,让治污主体从“九龙治水”走向“统一作战”,从根本上解决了水污染问题。

东风湖曾是岳阳楼区最大的黑臭水体,如今已呈现出“东风湖水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的美景。

做“1+N”里的那个“1”

经过几年整治,越来越多的湖泊、岸线、公园成为网红打卡地。

湖南岳阳的君山华龙码头,一度被3个大砂石堆场粗暴地占据江滩和江面,人称“水中大熊猫”的江豚很长一段时间难觅踪影。如今整治后的码头再现水清岸绿景象,随时可观江豚腾跃。

长江上游第一大江心绿岛——重庆广阳岛,江水怀抱、绿树环绕,岛上风景秀丽、空气清新,目之所及是一片片绿地和稻田,鸳鸯嬉戏溪水间,走进广阳岛,仿佛置身世外桃源。三峡集团正在建设的固废循环系统,帮助实现岛内生活垃圾对环境的零排放;量身定制生态化供水方案,实现了污水零排放与回用处理等。

在安徽芜湖,三峡集团参建的十里江湾人民公园已成为一条美丽的城市风景线。

……

“中央要求三峡集团在长江大保护中发挥骨干主力作用,我们理解,是要起组织、协调、带动、引领作用,这事不能凭一企之力。”赵峰已经体会到“共抓”的涵义,“我们就做‘1+N’的那个‘1’,带动整个行业逐步规范。”

这些年,三峡集团已从环保新兵逐渐成长为行业发展的有生力量,以实绩得到各方的认可好评,全面打开了共抓大保护工作局面。

以聚焦“厂网一体”的治理模式、聚焦价格机制的商业模式、聚焦政企共赢的合作模式、聚焦产业联盟的共建模式等为代表的长江经济带城镇污水治理“三峡模式”,已在长江沿线省市推广复制。

截至今年8月底,三峡集团业务布局已实现长江经济带11省市全覆盖,共抓长江大保护落地投资1805亿元,对应设计污水处理能力1668万吨/日,设计雨污管网长度2.55万公里,设计直接服务城镇面积2.11万平方公里,设计直接服务居民人数2604万人。

三峡集团迎难而上,不仅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而且“长江生态环保”已发展成与“清洁能源”并列的一翼。

“‘十四五’期间,整个集团的投资大概要有1万亿元,其中一半用在长江大保护上。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做,问题都解决了,长江也就好了。”张定明说。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