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地震却“无人伤亡”:炒币者亏100万也要继续买

2021-05-27

近日,虚拟货币市场迎来了大震荡。

5月19日晚7点,虚拟货币全线暴跌。Coindesk数据显示,比特币价格在16分钟内从3.4万美元跌至3.1万美元,全天跌幅近30%;以太坊跌破2000美元,跌超40%;狗狗币跌至0.3美元/枚,日内跌超40%。此次大跌被视为2017年9月4日七部委警示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历史重演。

政策也在收紧对比特币的监管。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研究部署下一阶段金融领域重点工作。会议明确指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并“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这是国务院首次对于比特币挖矿与交易明确提出打击要求。

消息传出,比特币瞬间跌破38000美元,24小时跌幅9.05%,市值排名前十的加密货币在24小时内都经历了14%-21%不等的跌幅。

虚拟货币要崩盘了吗?时代财经采访虚拟货币投资者、“挖矿”者、大“矿主”等相关人员发现,相比市场表现出来的震动,身处其中的人反而非常淡定。

“大家已经习惯了这种变动。接下来我会长期定投虚拟货币,我相信只要有投机的人,虚拟货币就会一直存在。”长期投资加密货币的陈婷告诉时代财经。

5月25日上午,虚拟货币价格已经开始上涨,比特币24小时回升了12.53%,排名前十的货币涨幅也大多在20%-40%不等。

炒币者:几天亏了100万,“还会继续买”

陈婷从2018年初便开始购买加密货币,BTC(比特币)、FAL(方格币)、ETH(以太坊)等多个币种都有涉及。2020年11月全部抛售后,赚了一点钱,一个月后重新投资。前几天,比特币大崩盘,陈婷又趁机抄底,“总体来看,现在赚了8万元左右,但赚的钱大部分都用来继续投资了。在我看来,币圈这种波动是正常的,再过一两个月还会涨到新高度。”陈婷说。

即便是在大崩盘前刚刚入场的人,也对市场保持着信心。一位5月初开始投资加密货币的投资者告诉时代财经,大崩盘过后,他投入的钱已经亏损了近一半,但还是有继续投资的计划,“最近手上没有充足的资金,不然还是会拿出一部分钱买币。”

即便如此,陈婷等在币圈已经属于稳健型投资者,“动物园币”和杠杆的存在使一些币圈年轻人已经有了“赌徒”式的心态,这群人在市场震荡的这些天亏损较大,但也在继续加码。

杠杆交易就是用少量的资金进行几倍于原金额的投资,同时收益和亏损的波动也成倍增加。例如,1万元本金通过100倍杠杆做多比特币,那么比特币的价格上涨1%,就可以实现资产翻倍,获利1万元。

资深虚拟币玩家赵明对时代财经表示,前几天他买的以太坊亏了1万多元,昨天开了杠杆,以太坊价格上涨时一天便回本。

动物园币特指狗狗币火爆之后出现的相似币种,包括柴犬币、猫币、猪币等,这些币时常出现暴涨暴跌的情况,柴犬币曾一天暴涨236%,狗狗币今年到月初已经涨了12000%。一位买动物园币的投资者表示,此前币涨价时他赚了不少钱,前几天价格下跌亏了100万元,利润全部清空。但他表示未来还是会继续买币,因为此前赚得多,“这次还没亏到本金”。

除直接交易比特币外,还有不少人会自己买矿机“挖矿”,这群人俗称“矿工”。矿工也是币圈震动之下受影响较小的一群人。

“挖到了,这个币就是你的,价格低不卖就行了,等价格涨上来再卖。”赵明此前买了三台矿机在家挖以太坊。他表示,加密货币短期的价格涨跌和矿工们没有太大关系。现在他仍然看好虚拟币的前景,手里挖到的币基本都用来再投资,没有兑换成现金。

影响矿工收入的最大因素是硬件设备的价格。挖矿并非“空手套白狼”,前期购买设备投入的资金非常庞大。为挖矿,赵明前前后后已经投资了7万元左右,目前挖币的盈利还不能覆盖成本,但他表示,如果把显卡等硬件设备卖掉,还是可以挣钱。

由于投入较高,很多入门矿工迟迟无法回本。一位一个月前开始挖chia奇亚币的矿工向时代财经展示了他的硬件购买清单:一片2T NVME固态硬盘、五片4T企业级机械硬盘、一个硬盘盒磁盘阵列、一个转换卡,总共花费近1万元。

他表示,自己的投入算是非常少,“只能说是小打小闹”,但挖了一个月目前只有0.2个币。“我已经不想着赚钱了,现在的目标就是回本,回本了就没白玩。”对于此次虚拟币价格下降,他表示觉得无所谓,“没多大关系”。

显卡、硬盘依旧被垄断,“炒显卡的手上都囤几千万上亿的货”

在矿工们的影响下,硬盘、显卡等挖矿用的设备水涨船高,不少人借此囤积居奇,哄抬物价。在币圈震荡过后,时代财经发现,由于挖矿的人并没有减少,硬盘和显卡的价格依然处在高位。

“显卡是不可能降价的,一降价我们这群人肯定会买。”赵明表示,有需求就有市场,只要矿工还需要显卡,就一直有人囤显卡。

“显卡是上游,直接卡死,货在少部分人手里。你是不知道炒显卡的囤了多少,一个个手上都囤了几千万上亿元的货。”一个专门讨论挖矿的微信群“硬盘采购渠道”中有人说道。随即有人发了一张囤显卡的图片,偌大的货仓里堆着一箱一箱的显卡,“我老板显卡的货仓”。

硬盘的价格比刚开始囤货时略有下降,但仍然处于高位。时代财经4月20号报道,当天大容量机械硬盘价格按小时涨价,企业级8T硬盘价格2900元,16T价格3200元。时代财经近日在硬盘买卖群再次询价,企业级8T硬盘2350元,16T价格3200元,硬盘每天报价都不同,但上下浮动不大。

当时代财经向硬盘卖家询问近期虚拟货币市场变动的影响时,多位卖家表示,政策每年都有,币价短时间下跌也不影响卖硬盘。“做生意都有风险,哪有光赚不亏的”,一位较早趁价格上涨钱建微信群卖硬盘的人告诉时代财经,由于太忙,现在已经不卖硬盘。对于硬盘价格,他表示,“硬盘跌还早呢,挖矿的又不亏。”

甚至,在币价下跌最严重时,有不少人试图低价收购硬盘和显卡。5月19日前后,大批卖家在群里发收盘文案,“矿难无情,人间有爱,你的不安,我来买单。大量收硬盘:18T 1800元,16T 1600元,12T 1200元,10T 1000元,10T以下80元1T。大量收显卡:RTX3090 3090元,RTX3080 3080元。”

但由于硬盘价格经历了短暂下跌,高价接盘的买家亏了不少,“我有个朋友刚刚开场时入局,原价买盘,挖头矿挖到几十个XCH(chia项目代币),然后把盘卖掉,小赚100万元。头矿赚完,当天就卖盘不干了。等我开始考虑入场的时候,高价接盘,结果算力根本追不上,亏很多。”一位挖chia币的人吐槽道。

矿主:政策还未波及自己,矿厂准备扩容

在币圈,有很多规模化挖矿的人会大批量进购比特币矿机,在电价便宜的偏远地区建造“矿厂”,并逐渐形成挖矿、交易、项目融资等产业链。

这种大规模挖矿行为会耗费相当多的电力。据剑桥大学比特币电力消耗指数的最新计算表明,比特币挖矿每年消耗约133.68太瓦时的用电量。与2020年全球各国消耗用电量相比,这一数值位于瑞典(131.8太瓦时)和马来西亚(147.21太瓦时)之间。

也因此,这几年挖矿一直处在国家政策的监管中。早在2019年4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中,就将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列入“淘汰类”,本次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更是直接指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

但时代财经发现,目前仍然有不少矿厂在运行中。

5月24日,时代财经以矿机托管为由咨询了一家矿机销售、托管一体化的公司,对方表示,他们的矿厂在新疆乌苏,目前正常运营,且打算扩建。“我们用的是新疆国电网的电,矿机托管一度电3毛6,包运维。机器都是二手机,但还是给您质保半年。我们的矿厂现在还在扩容,打算扩到60万负荷。”对方称,现在矿厂生意非常火爆,从元旦到现在卖的机器总量接近两个亿。位于新疆乌苏的矿厂内部 矿厂内部 该公司供图

当问及现在监管政策对他们的影响时,对方表示,他们和乌苏供电局有协议,用电有正规手续,“最近也有客户打电话问我,但我跟你说实话,哪怕政策真的不允许挖矿了,我们也是最后一批撤的。”

他解释道,矿厂电力来源包括国家电网和私自搭建的水电站,“很多人会私自建电站,用电没有手续,不经过国家电网,直接供给挖矿,这种对河床、对环境影响比较大,容易受到限制。四川攀枝花、乐山、绵羊的私人水电站比较多。另外新疆煤炭资源丰富,燃煤发电也会被监管,石河子那边很多这样的矿场都停了。”

随后,对方向时代财经发来了公司营业执照和电费账单。营业执照中称,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信息服务、互联网数据服务、信息处理和存储支持服务、数据库管理等等。

一位矿厂分布在四川海螺沟、石棉的矿主也表示矿厂目前正常运营,用正规国家电网,他表示这里的电费是2毛4,矿厂只接“大单子”,“都是3-5万负荷的矿厂,托管矿机大算力50台起,小算力200台起。”

另外,有挖矿公司通过私人发电站维持日常运营。赵明告诉时代财经,他有一位朋友2017年便在湖北私自搭建了一个发电站,电直接供给矿厂,矿厂不做矿机托管和其他服务,只用来挖币。由于入场早,对方当时只投资了20万元左右,现在矿厂每天都能产生近1万元的收益。“现在矿厂也正常开着,这种小矿厂根本不会有人管到。”赵明说。

另有湖北襄阳矿厂的矿主表示,不挖比特币就不会受波及,“现在不让挖比特币,我们这是存储币,虽然币价跌了,但挖了不卖不就行了。”

不过,近期监管层对挖矿行为的管控效果也逐步显现。今年3月,内蒙古发改委发布《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征求意见稿)》,拟在4月底前全面关停虚拟货币挖矿,5月18日又在发布公告,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全面受理关于虚拟货币“挖矿”企业问题信访举报。多位从业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目前内蒙古的矿厂已经被清退了。

(责任编辑:关婧)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