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亭:充分发挥浙江省优势 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 _光明网

2021-05-08

光明网讯(记者 杨亚楠 张慕琛)2021年4月24日,第四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在浙江财经大学举行。浙江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学术委副主任、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原院长刘亭就浙江省如何更好地发挥自身优势融入新发展格局、浙江省如何谋划发展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中国的外贸依存度是否还会持续下降等问题接受了光明网记者的专访。

主持人:各位光明网的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第四届中国经济学家高端论坛。这一次,我们非常有幸请到了浙江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学术委副主任、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原院长刘亭研究员。刘院长,您好!

刘亭:您好!

主持人:浙江省作为全国经济发展的先头部队,在新发展阶段将如何更好地发挥自身优势融入新发展格局?

刘亭:我赞同您提问中透露出来的思维方式。应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集中精力办好自己的事情,还是要充分发挥好浙江自身的优势,扬长避短、扬长补短。我们的优势是多方面的:浙江既是革命红船的起航地,又是改革开放的先行地,还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萌发地。今年全国“两会”审议通过的“十四五”规划《纲要》中,又赋予了浙江省一个“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光荣任务,合起来简称“三地一区”。如果侧重分析一下浙江在经济方面的优势,我想到一个很好的概括,就是我们拥有亮闪闪的“三张金名片”。

第一张,是调动了千千万万市场主体内生动力和活力的民营经济;

第二张,是怎样把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生态经济;

第三张,是面向未来重在新一代数字信息科技研发和应用的数智经济。

只要我们把这三个具有浙江特色的主体经济形态,在原有基础上按照“八八战略”蕴含的优势论思维,进一步巩固提升、发展壮大,那浙江省在这一次新发展格局的构建中,一定能发挥出更大更重要的作用。

主持人:谢谢刘院长言简意赅的表达。“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要“发展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浙江省在这方面有哪些思路性的谋划?

刘亭:国家要打造一个现代产业体系,具体就一个省域而言,在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方面,还是要适当聚焦,进行必要的选择和侧重。

最初国家“十二五”规划提出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时候,我记得曾经罗列了七个。浙江省又增加了两个,一个是海洋新兴产业,一个是核电关联产业。浙江自然性物质资源缺乏,但海洋经济资源丰富,拥有全国最多的岛屿和最长的深水岸线。全国第一个和平利用核能的核电站,是在我们浙江海盐秦山建成的。但我觉得,以一个省域各方面的资源和能力,在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上最好还是适当做一些“减法”,要进一步攥紧拳头。

这次浙江省“十四五”规划《纲要》点到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虽然还有七个,但我们实际上聚焦在三个:第一个是数字信息;第二个生命健康;第三个是新材料。未来产业也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一部分,像“第三代半导体、类脑芯片”等未来产业,还有待于科技创新的重大突破。对此,省委八次全会在“十四五”规划编制的《建议》中,首先是强调浙江要努力建成三个科创高地:“基本建成国际一流的“互联网+”科创高地,初步建成国际一流的生命健康科创高地、新材料科创高地。”浙江省的发展有个特点,虽然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我们的创新资源丰度不够高,国家级的重点大学和科研院所布局不多,但浙江人的特色优势在于“长袖善舞”。任何科学技术只要一有突破,往往在浙江的大地上,就会迅速转化为商业化的运作,转化为产业和现实的生产力。所以说,我们还要进一步把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重点,聚焦到新一轮数字科技,生命健康以及新材料这三个方面,从而带动我省的整个区域经济更好地向高质量、高水平发展。

主持人:好的,谢谢!那么从外贸的角度看,浙江作为我国的外贸大省,您认为,在“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下,中国的外贸依存度是否还会持续下降?

刘亭:我觉得外贸依存度持续下降也不是件好事,还是应该把它稳定在一个比较合理的比例,而且全国和一个省域也不一样。去年浙江省进出口总额大约是3.38万亿元,超过了全国外贸总量的一成,占到全省GDP总量6.46万亿元的一半以上。如果按最简便的测算方法,浙江的外贸依存度达到了52%。这个比重对于全国来说,显然是偏高了。但对于浙江这样一个开放程度较高的沿海省份,问题不是很大。

外贸依存度也不是由我们自己说了算的,最后还是要国内、国际“两个市场”说了算。说到底,我们搞的是市场经济。所有的这些企业产出,不管是货物还是服务,你总得要为市场所需,总得能够在交易中实现价值。东方不亮西方亮,西方不亮东方亮,哪里的市场我们都可以去。当然这必须是以公平贸易为前提,不能是强买强卖的霸凌行为。那是我们坚决反对的,也是需要我们有效加以应对的。

作为大国来说,随着正常的发展,毫无疑问应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现在全国外贸依存度32%左右,已经大体趋于正常。但您说继续下降,降到20%,甚至15%,我觉得这不太合适。这应当是随着国内大循环进一步畅通、国内有支付能力的消费稳定提升以后,自然而然演进的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我们一定要在几年之内下降几何的奋斗目标,这样做恐怕会带来一些消极的后果。现在我国的外贸依存度已是在一个较为合理的比例,过快下降、过度下降,我认为都是不妥当的。

[ 责编:赵艳艳 ]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光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