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没“help”成功?监督日本排放核污水,IAEA未邀台湾

2021-04-23

原标题:这次没“help”成功?监督日本排放核污水,IAEA未邀台湾

原标题:IAEA未邀台湾监督日本排放核废水

本报特约记者 张天行

日本决定将福岛核废水排放太平洋后,激起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强烈反对。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计划邀请韩国参与监督日本的小组,却未邀请台湾,在岛内引发关注。

据台湾《中国时报》22日报道,为了讨论核废水排海的技术问题,IAEA计划今年内派遣技术任务组前往日本,总干事格罗西也将在排放前访日。韩国外交部日前提交报告称,将通过IAEA、联合国和世卫等国际组织,因应日本将福岛核废水排海的问题。格罗西称,韩国是对于日本排放福岛核废水最感到忧虑的地区之一,希望韩方专家参与国际核查。他还说,韩国在原子能领域拥有许多人才,与韩国专家团队协作是非常有价值的。日本驻韩国大使也称,正与有关机构讨论是否让韩国专家参与监督排放,拟邀韩国加入监督。资料显示,成立于1957年7月29日的国际原子能机构是促进核领域科学技术合作的世界主要政府间论坛,也是联合国系统的一部分。总部位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目前有172个成员。IAEA的安全审查和其他技术支持基于其安全标准,这些标准构成了保护公众和环境免受辐射有害影响的全球参考。

台北市议员罗智强21日发文称,韩国对外赢了面子,对内也对人民有所交代;反观台北驻日代表谢长廷却一再瞎扯,如今“日本邀韩不邀台,谢长廷‘助’日再拗啊!”他直言,“台湾面子里子,全盘皆输”。新竹清华大学核子工程与科学研究所教授李敏称,台湾当局和驻日代表要有所作为,一定要向日本要求让台湾派专业人士进厂监督,“唯有到源头采样,才能真正把关,让数据说话”。他同时炮轰台湾“原能会”只会在台湾沿海进行检测,这是毫无作用、徒劳无功的做法,因为核废水经过大量海水稀释,根本测不出来有什么影响,且辐射衰变是一个随机效应,就算设置再多检测站也一样,没办法估算核废水的影响。

谢长廷继日前声称日本核废水可以喝之后,又在脸书发文称,台湾3座核能发电厂的废水也是排放入海的,“台湾在批评日本排核废水问题上,立场难以站住脚”。此话引起岛内政界人士的强烈反弹。21日,新党等民间团体号召民众到“日台交流协会”抗议,高呼“你先喝、我OK”的口号。新党籍台北市议员侯汉廷称,科学是检验安全的唯一标准,只有在符合IAEA全程监督及跨地区联合监管的保证下,才能接受日方的说法。他当场要求台湾当局比照韩国,加入对日本排放核废水的监管机制,同时要求日本首相亲饮此水,驻日代表谢长廷也要一起喝,“若他们都愿意喝,我和新党主席吴成典也愿意赴日本亲饮此水”。国民党召开记者会称,日本核灾后接触炉心的核废水与台湾排放的冷却水截然不同,驻日代表随便在脸书带风向,严重伤害台湾形象。

就连绿营一些人都看不下去了,“内政部长”徐国勇说,对于谢长廷所讲,“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依法办理”。民进党“立委”吴思瑶称,谢长廷的发文欠缺核能专业,用字遣词不精准,“该澄清就澄清”。“原能会主委”谢晓星也表示,台湾核电厂是正常排放,跟福岛状况完全不同,谢长廷不是核工专业,他说得太过头了。谢长廷22日则回应称,他的确说过台湾核能厂的含氚废水也是排入海洋,“若核能厂没有排放含氚废水,我愿意承担法律责任”。他还声称,现在除了中国大陆,没有一个国家在抗议,只有质疑或要求监督,而“我认为中国是因为美日共同挺台,不满无处发泄,不必随其起舞”。

“碰到日本集体理盲,台湾的悲哀”,《中国时报》22日以此为题评论称,对于日本决定排放核废水,蔡英文当局第一时间虽表态反对,但整个绿营乃至亲绿媒体却告诉台湾人所有核电厂都会排放核废水,“刻意将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核废水,与正常核电厂冷却水进行错误混淆”,明显替日方护航,就差没鼓励台湾人帮忙把废水喝下肚,“聊表台日友好情谊”。值得玩味的是,若大陆倾倒核废水,“试问蔡政府、环保团体乃至于学生团体,会像此刻这般隐忍、懦弱吗?以政治颜色决定对错,俨然已成为台湾社会理盲的现象”。文章直言,同一件事由不同人做,台湾开始习惯性地产生不同评价,结果搞到是非黑白难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新浪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