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局氢能,是隆基股份走的一条捷径吗?

2021-04-18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市值千亿的光伏龙头隆基股份正式杀入氢能领域。

隆基早在2018年就开始关注和布局氢能,这主要也是因为在众多的“光伏+”模式中,“光伏+氢能”被普遍看好。清洁的光伏电力和氢气替代石油、天然气能源,有助于二氧化碳排放的减少。

2050年,全球氢需求将达到每年8亿吨的规模,未来30年全世界年均新增2500万吨制氢规模,将带来新增均900GW左右的光伏装机量。

顺势而为,一箭双雕

隆基股份为什么要现在入局氢能?

因为光伏装机量的不断攀升,也带来了一个问题——电力消纳,目前国内光伏产能已经快要超过全球安装需求量的天花板了,这也是目前光伏大规模发展的瓶颈之一。

而光伏+氢正是解决光伏储能问题的路径之一。光伏发电用于制氢是一个比较好的消化产能的出路。制氢可以用于工业,二是氢能源汽车使用,三是可以储能。制氢发展前景非常好。

在大趋势上,氢能成为海内外实现“碳中和”的重要途径之一。在“碳中和”政策的背景下,国内氢能发展将进入快车道。

氢的能量密度比锂电池更高,是很适合长时间储能的手段,可以用来解决光伏发电所遇到的日间不平衡,季度不平衡等问题,使光伏加储能成为未来电力的终极解决方案。

光伏制氢为可以说是1+1大于2的一个合体。

隆基本身的技术优势或许能实现制氢成本的持续降低,其市场竞争力将会不断增强。

在光照条件的应用场景下,光伏制氢的电力成本约1毛5分钱,大幅低于现在制氢的电力成本,可以见得未来光伏制氢的竞争力也将逐渐增强。

氢能是目前最具潜力的清洁能源,氢燃烧的产物和石油不同,不是造成温室气体的二氧化碳而是生命之源——水,所以氢也被誉为是世界上最干净的能源,同时,氢的发热值是除了核燃料外最高的。

尽管氢能优点很多,但目前还是面临生产成本高和能源效率低等诸多短板,氢技术已经存在了几十年,还是没有达到可以应用的技术标准。更有质疑者认为,绿色氢在能源结构中的未来作用被夸大了,因为全球超过九成的纯氢是灰氢,也就是通过使用天然气或煤炭原料的碳密集型方式产生的,支持氢能发展很可能只是大型石油公司希望未来几十年继续开采化石燃料的借口。

未来全球光伏度电成本大幅下滑,这种成本的降低也将会为光伏制氢的发展带来极大的刺激。

光伏制氢的成本将会随着光伏发电的成本大幅降低而降低,这也就是为什么隆基股份选择现在已经押注氢能。

隆基股份此举可以一箭双雕。

一是为下游拓展利润带来了巨大的空间。

二是开拓光伏制氢拓展储能根据地,为二次创业做准备。

氢能可以给隆基戴光环

给隆基股份这样的企业估值可不容易,因为它可以说几乎没有天花板。

未来隆基在全球市占率超过一半是至少的,而现在隆基全球市占率大约在二成左右,还有很大上升空间。

隆基在下游场景应用领域的扩展将带来二次创业的微笑曲线,也就是这个光伏制氢领域。光伏制氢将在未来发挥重要的储能调节作用,开启万亿市场。

光伏制氢的优势主要有两点,一是解决光伏发电的不稳定性。而是高效储能,利用氢能的储能效用,将光伏发电转换为氢能,以低于化学储能的成本,实现跨天、跨周甚至跨月跨季度的储能。

氢能产业的发展史,伴随着制氢技术的不断发展。目前工业上制备氢气的方法有许多种,其中,使用化石燃料作为主原料的煤气转化法是主流办法。

而有着40年发展历史的太阳能制氢比重更是所占比例甚微,但是被看作是最具前景的制氢方法之一。

光伏制氢是主流发展方向。太阳能发电产业已经进入到了相对成熟的阶段,全球光伏发电装机总量从2013年的135GW飞跃到2018年的480GW。光伏发电转化率记录也在不断刷新,技术领域取得了长足进步。总的来说,太阳能制氢已初步成熟。

利用充足且经济的光伏电力解水生产绿氢,从而不断扩大绿氢的应用规模,加速实现全球各国碳排放目标。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句话可以用来形容氢能产业。“好”是说政策有助于行业发展。“坏”是为什么中国早在2010年就已经有氢能示范用车服务于世博会,但之后却石沉大海呢?大家对氢能到底是“真爱”还是“投机”呢?如果短期内氢能核心技术,没办法和电动汽车那样赚钱,行业的从业者和投资人是否能坚持到“氢能时代”的全面到来。隆基在去年一举成为“光茅”后,有了“氢能”标签后,在资本市场上也有了更多讲故事的空间。对氢能行业而言,光伏巨头的进入是件好事,说明大家对氢能行业的认可,有望形成“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局面,有利于加速行业发展。目

其实,隆基并不是第一个入局光伏制氢的玩家,去年十月份之前,国内已经有超25个光伏制氢项目,也有不少A股上市公司的身影。

比如阳光电源,早早的布局了光伏制氢项目,2019年7月与山西榆社县政府签订300MW光伏和50MW制氢综合示范项目。

凯豪达在2020年6月与潍坊发电共同投资建设潍坊滨海光伏100MW发电制氢项目。

晶科科技在2月牵手国际气体巨头Air Products,进军布局光伏制氢领域。

京能电力在3月与亿利集团展开合作,签署光伏制氢等新产业新业态示范项目。

可以看出,这些项目大多数停留于试验或探索阶段。

不过除此之外,近期还有长城汽车、中国石化、上海电气和美锦能源等公司加速入局氢能产业链。

隆基股份选择这个时候入局,时间点不早也不晚。

四处出击的创始人

隆基股份今年以来在投资上毫不手软,在总裁李振国带领下频频出手动作密集。

隆基股份先是花费16.35亿大手笔溢价收购森特股份27.25%的股权,成为其第2大股东,正式“进城”布局光伏建筑一体化市场。

光伏大佬李振国个人又出资3000-4000万投资西安纸贵科技,持股比例5%,初步涉足区块链在早期进行布局,预期他对“分布式交易有了一些想法”,这也是未来的大势所趋。

很明显的是,隆基股份李振国在“四处进击”的动作背后,呈现出两个特点,一是坚决围绕光伏主业,二是做了大量长期筹备。

隆基股份在密集出手背后,对于主业的产能扩张从未放松。BIPV、区块链和光伏氢能的投资也都始终为光伏这一“核心”服务。

李振国也曾表示,隆基早在2018年就开始关注光伏制氢,并且与国内外知名科研机构、权威专家进行了深入合作。

不少股民认为,光伏企业隆基的跨界布局,也有很大可能是在夯实股价。

隆基在去年的股价和市值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几乎翻了好几倍,但从2月中旬开始,隆基的股价终于“跌下神坛”。隆基股份从今年最高的123元,已经跌至85元左右元。龙头尚且如此,其他光伏企业自然也难以幸免。

今年硅料涨价给今年的光伏发展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虽然专家预测今年新增装机量会超过去年,但硅料价格接连上涨,给光伏成本上造成了很大压力,整体而言并不乐观。

因此,隆基需要给资本市场讲出新故事来稳定股价,避免进一步下滑,两者并不矛盾。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清洁能源产业,就被隆基看上了。

氢能未来的前景,被认为是年经济产值超过10万亿元的产业。隆基股份也可以借此机会,在光伏和氢能充分发挥协同效应的作用下,加快双方共同发展,为国内早日实现碳中和目标而发挥企业应有的作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网易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