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电力市场结构体系可充分保障居民用电

2021-03-03

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停电危机中,部分电力用户收到的巨额电费通知单引发各方高度关注。电力供应不足等方面的原因导致得州电力市场批发电价迅速攀升,最高达11美元/千瓦时,相当于平时批发电价的100倍。据媒体报道,有居民仅5天时间的电费开销就高达1.7万美元。

如此飙升的巨额电价是怎样形成的?中美不同的电力市场运营模式会在应对自然灾害方面产生怎样的差异?……日前,国家能源局市场监管司负责人接受了记者专访,对上述问题予以解答。

记者:中美两国的电力市场主体结构和调度管理体制有何不同?在应对突发自然灾害等情况时会产生怎样的差异?

答:在电力市场主体结构方面,美国目前有3000多家电力企业,其中联邦公营电力公司仅有6家,私营企业的服务用户、售电量、收入占比均超70%。大部分私营电力运营商更加注重短期投资回报和利益的最大化,公益属性和社会责任则相对弱化,这就导致了美国电力系统投资不足、网架结构薄弱、设备老化等问题凸显。而在我国,市场供给侧始终保持了以发电、电网等国有企业为主的市场主体结构。在历次自然灾害中,国有企业充分发挥了“大国顶梁柱”作用,通过团结协作,共同确保了电力安全可靠供应和事故快速恢复。

在电力调度管理体制方面,美国电力系统分散管理、缺乏统一调度,电力运营商各自为战,增加了电力系统协同运转的难度。而我国电力系统长期以来实行统一调度、分级管理的调度管理体制,具有运作高效、反应快速的特点,保障了电力系统的应急能力。如在2020年底以来的多轮寒潮天气中,我国各调度机构和交易机构共统筹组织应急交易1000余次,应急调用10余次,通过跨区支援最大减少供电缺口1200万千瓦,充分证明了当前我国的电力市场主体结构和调度管理体制能够有效应对极端情况。

记者:相较于电力市场化改革起步较早的美国,我国的电力市场有何特点?

答:近三十年来,世界各国电力市场化改革总体朝着“打破垄断、引入竞争”的方向发展,建立竞争性的电能量市场、辅助服务市场。美国上世纪90年代开始推动电力产业重组,组建独立系统运营商,目前已形成了7个区域电力市场,覆盖全美约60%的电力负荷,各发电公司竞价上网,独立系统运营商负责电力市场运营。

与美国等国不同,我国按照“先试验、后总结、再推广”的原则,不断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国情的电力市场建设路径。

在电力市场体系建设方面,逐步构建起了以中长期交易为“压舱石”、辅助服务市场为“稳定器”、现货试点为“试验田”的电力市场体系。交易规则和监管措施注重市场监测和风险防控机制建设,当出现重大事故、不可抗力时,可对交易价格、交易方式等及时采取必要的市场干预等措施。

在电力市场交易模式方面,电力中长期市场和辅助服务市场已于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全面建成,为电力市场建设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特别是以中长期交易为主的交易模式,能很好起到规避风险、稳定预期、平衡供需的作用,有效保障我国电力安全可靠供应和价格基本稳定。2020年,我国电力中长期交易电量达到2.9万亿千瓦时,占全社会用电量的39%,从2016年累计降低用电成本近3600亿元;电力辅助服务市场挖掘系统调峰能力已达5740万千瓦,为清洁能源增加发电空间近1100亿千瓦时。

在市场机制的引导和激励下,我国跨省跨区交易规模和互济能力不断提高,煤电机组调节能力持续增强,清洁能源利用率显著提升,电力系统灵活调节能力和安全裕度有效加强,推动形成了多能协同、互利共赢的良好态势。

记者:我国的电力市场是如何考虑居民用电价格设置的?如遇类似极端天气,会不会出现居民难以承受的可能性?

答:在居民用电价格方面,我国在电力市场设计之初,就建立了公益性电价机制和优先购电制度,充分保障民生用电。居民、农业、重要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等用户目前均不进入电力市场进行交易,而是由电网企业保障供应,并通过政府公益性价格调节,确保居民、农业等用电价格稳定,使老百姓可以用上可靠电、便宜电。从世界范围来看,我国居民电价在可获得电价数据的36个经合组织国家(包括美国等世界主要发达国家)中列倒数第二,约为各国平均水平的40%,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另外,在居民用电服务方面,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我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践行“人民电业为人民”的服务宗旨,着力提升人民群众办电、用电的获得感和满意度。2019年,世行发布《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我国“获得电力”指标排名从2017年的全球第98位大幅跃升到第12位,今年有望跻身全球前10位。

近年来,我国未发生大面积停电事故,为提升人民生活水平和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坚强的电力保障。2020年,“三区三州”、抵边村寨农网改造升级按期完成,我国深度贫困地区21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1900多万群众的基本生活用电条件显著改善,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作出重要贡献。现阶段,我国城市、农村用户平均停电时间已分别从2006年的13.2小时/户、38.3小时/户降至4.5小时/户、17小时/户,分别下降65.9%和55.5%,人民用电基本实现“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国际能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