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断发展的核威慑能力(7.4)

2021-01-22

解放军空军

如前述,解放军空军已经增强了使用轰-6型中型轰炸机发射远程空射巡航导弹(“长剑”-10)实施远程打击的能力。如果中国将核武器小型化并将其安装于巡航导弹,就将提供一种具有极高精度和巨大灵活性的武器,而且可能使解放军在核领域形成更高水平的灵活性。这种态势还将进一步拓展中国核政策和原则的边界,同时使整个地区对中国的核力量规模和发展方向产生警惕。上述情况对中国核原则和思维的最明显影响体现在以下方面,即它可能是对中国领导人是否抵制核力量结构调整的关键性测试。

轰-6K作战半径超过3500千米,可携带6枚装在机翼上的射程达2000千米的“长剑”-10巡航导弹

轰-6K能够执行中、远程轰炸等战略任务,具备战略轰炸机的典型特点

结语

中国未来核力量将受到国内和国外两类要素的影响。对于中国而言,只要假以时日,体制要素就可能日趋体现出其重要性,这主要是因为解放军所属各类作战力量已经呈现出截然不同的表现形式。无论解放军能否获取更多武器装备(如SSBN或战略轰炸机),解放军火箭军的成立都形成了对核力量及其任务远远超过此前的宣传效应。解放军海军和空军近年来在总体地位方面不断得到提升,在这两个军种(尤其是海军)内担负核任务的军官,也将随着武器装备的发展提升自己的地位。外部事件可能使中国面临的核环境更具挑战性,而各种体制性驱动要素有可能相互强化。

中国海军已经日益强大,可以在海上为核反击撑起保护伞

中国核力量组织结构的发展态势也可能受到常规导弹和海军力量的技术进展的影响,而这也将使中国领导层面临新的问题。如果不把为常规导弹系统研发的技术运用于核导弹,那么国家领导人将有必要为命中精度较低的系统(如核弹道导弹而不是常规导弹)设置性能需求。在与中国核力量部署态势相关的早期决策中,领导层所面临的决策通常与是否发展特定核能力相关。目前,他们所面临的问题往往与不发展某种能力相关,所有努力都将限于维持一种自觉的最低限度核威慑战略以及可信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

解放军可能将发展一系列与解除武装式首次打击、有限破坏预警发射部署态势、延伸核作战或打击敌军用目标的二次打击方式相关的核能力。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意味着以下情况,即在面临确实需要发展此类能力的态势时,中国将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以及采用新政策的机会。即便是在不对政策或原则进行正式调整的情况下,这种态势也将使中国与邻国之间陷入更加糟糕的安全困境。发展上述能力也将为那些主张更多采用打击敌方军用目标选项以及更加积极的核政策的人士提供更多机会。它将有助于清除防止采取此类行动的最主要障碍之一,即除最低限度核威慑态势之外中国核力量组织结构的不充足状态,而且将使拥护此类立场的人士提出的观点更具说服力且代价更低。维持最低限度核威慑需要进一步关注并采取更多措施与主流发展态势(中国常规军事力量现代化建设所注重的命中精度、反应能力、机动能力和作战准备)逆向而行。

中国海军的海上编队展示了中国海军现在的实力

一些解放军军官和国防研究人员都主张放弃长期以来一直奉行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并以此采取更具主动性的措施。虽然外界通过对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的严格解读可以得出以下结论,即中国发展核力量的唯一目的是防止敌方实施核打击,但是中国战略人士也提出了一系列如何有效运用核武器对敌方进行威慑的观点。中国部分战略人士指出,解放军应当发展有限核作战能力,但是他们提出的旨在提高解放军核力量现代化水平的大部分建议实际上与增强生存能力并确保中国核威慑的可信度相关。如果中国政治领导人不采取持续干预手段,制止那些主张拓展核战略的观点并阻止有可能强化中国核战略远景意图的渐进式发展态势,那么中国核政策的实践和内涵都将出现重大变化,即便其字面涵义未进行调整。(明天继续更新......[狗头])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