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换帅重塑工程师文化:当务之急找回技术自信 | 观潮

2021-01-17

新浪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英特尔又一次突然宣布换帅。现任CEO司睿博(Bob Swan)将于下月离职,现VWMare CEO基辛格(Pat Gelsinger)届时接替。初听消息有些意外,再想一下又情有可原。

打破传统的CEO

为什么说又呢?这已经是英特尔在两年多时间里第二次突然更换CEO了。对于一家走过半个世纪,成为硅谷标志,开创PC时代、代表芯片行业的科技巨头来说,这么频繁换帅是极其不正常的,而且两次都不是正常卸任。相比之下,在英特尔成立的前五十年时间里,他们只有六位CEO,最短的任期也有8年时间。

作为硅谷最老牌的科技企业,英特尔有着成熟的接班人培养机制。在前五十年时间,他们的每一任CEO是从内部选拔,从来没有选过外部职业经理人,而且领导者会在65岁之前就退休。英特尔前六任CEO,上位之前就是公司总裁或者COO,并且都在公司工作了数十年时间,负责过具体的产品业务,在英特尔贡献了几乎整个职业生涯,一步步从基层升到核心管理层。

但是,这种传统在两年前被打破了。2018年6月,第六任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因为个人原因辞职,突然结束了五年CEO生涯。他的离职原因是和女员工产生婚外情,违反英特尔内部高管的道德准则。但是原本内定的接班人、总裁詹睿妮(Renee James)却已经在前一年就离职创业。英特尔董事会只能委任CFO司睿博暂时代理CEO职位,同时开始寻找新任CEO人选。颇令人意外的是,经过6个月时间的寻找,英特尔董事会却在2019年1月选择扶正司睿博出任正式CEO。

从诸多角度来看,英特尔董事会选择司睿博都打破了诸多传统。和英特尔此前六任CEO完全不同,司睿博不是技术背景,也没有抓过产品,他是一位职业CFO。司睿博是一位成功的职业经理人,效力过通用电气、Ebay、惠普、诺斯洛格鲁曼等十多家知名上市公司或私募基金,横跨了工业、汽车、电商、军工等诸多截然不同的行业。司睿博更没有经历英特尔从基层做起、逐步负责产品、升入核心管理层的内部培养程序,他加入英特尔只有两年时间。而这一次,他在出任CEO仅仅两年之后就离职,也是英特尔最短任期的CEO。

在司睿博代理CEO的半年时间,他多次公开表示自己没有意向担任CEO职位。但当英特尔董事长决定扶正他的时候,司睿博还是欣然接受了。在他执掌英特尔的这两年时间,英特尔的财报依然靓丽,营收稳步增长,或许这是他所擅长的本职工作。在他的任期内,英特尔作价10亿美元将基带芯片业务出售给了苹果,作价90亿美元将旗下NAND闪存业务出售给了海力士,连续退出两项前景暗淡的业务。但另一方面,竞争对手的迅猛崛起,自己技术研发进展缓慢,都让英特尔的强势业务遭受着前所未有的冲击。

回归英特尔大家庭

为什么仅仅两年之后,英特尔董事会就决定再次换帅,挖来了VMWare CEO基辛格(Pat Gelsinger)出任第八任CEO?基辛格的履历可以说明一切。选择基辛格标志着英特尔再次回归原先的企业文化:公司领导者必须是技术背景,必须负责过具体产品,必须经历过英特尔从基层做起的内部人才培养机制。英特尔是基辛格职业生涯的起点,正如他自己所说,此次出任英特尔CEO算是一种“回归大家庭”。

二十年前的基辛格

今年59岁的基辛格在18岁就加入英特尔,在这里效力了整整三十年时间,受教于传奇“铁三角”(诺伊斯、摩尔和格鲁夫三位英特尔联合创始人,也是前三任CEO)。技术背景出身的基辛格是英特尔80486处理器的主架构师,曾经担任英特尔首任CTO职位,离职之前是负责企业服务器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2009年离开英特尔之后,基辛格出任了IT存储与数据分析公司EMC的总裁兼COO职位,随后在2012年成为云计算和商用软件公司VMWare的CEO至今。过去八年时间,VMWare的营收规模增长了一倍。

值得一提的是,基辛格有着美国科技行业极其罕见的个人经历。他出生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阿米什人社区,从小在农场做农活长大。这个基督教极端保守派是北欧移民后裔,还坚守着数个世纪之前的生活方式,从事农业畜牧业为生,拒绝汽车电力等现代技术与产品,也不愿和外界社会接触。直到现在,基辛格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也是硅谷福音机构基督改变湾区(Transformming the Bay with Christ)的主席。

两年前英特尔没有挖来基辛格,两年后被迫换帅。司睿博之所以成为英特尔任期最短的CEO,直接原因是重要投资者丹·勒布(Dan Loeb)旗下对冲基金Third Point在去年12月公开督促英特尔董事会寻找“战略选择方案”。在过去两年多时间,英特尔在多个领域遭到了竞争对手的强势冲击,虽然财报业绩依然稳定增长,但市场前景却令人堪忧,更失去了原先的技术优势地位。在英特尔宣布撤换司睿博之后,勒布公开表示了欢迎。

在目前市场压力巨大、面临诸多挑战的状况下,英特尔需要的不是一位善于数字专注财务的CFO,而需要一位锐意进取注重技术,重新帮助英特尔重塑市场地位的领导者。而从业四十多年、非常了解技术和产品的基辛格是英特尔CEO的最佳人选。实际上,两年前英特尔选帅的时候,基辛格的名字就曾经在考虑范围。

数项业务挑战重重

尽管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并非所有问题都是司睿博的责任,竞争对手早在科再奇时期就开始积极准备挑战。但是司睿博执掌时期并没有有效解决英特尔的问题。在这样的困难处境下,更换CFO出身的司睿博,换上真正精通技术与产品的基辛格,无疑是英特尔董事会应对股东压力的最好交代。2020年英特尔股价下滑了17%,相比竞争对手动辄翻倍的涨幅,英特尔董事会确实承受着投资者的怒火。英伟达的市值也已经超越了英特尔,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芯片企业。

在PC芯片领域,苹果推出基于Arm架构的M1芯片,第一代产品性能就得到了市场认可,全线取代英特尔芯片只是时间问题。高通同样在这个市场发力,推出了有5G加持的笔记本芯片,也得到了微软、联想等行业重要公司的推广。即便是多年的小弟AMD,也在PC芯片领域实现了增长。AMD目前在PC市场的份额超过了20%,创下了2012年以来的新高。有趣的是,2012年陷入困境的AMD也是让技术出身的苏姿丰出任CEO,经过几年时间才带领AMD走出低谷,打造目前的稳步增长局面。

在基带芯片领域,虽然得益于苹果与高通关系破裂,英特尔一度成为iPhone唯一基带芯片供应商,但他们始终没有拿出令人满意的产品,信号问题成为了iPhone的最大短板。5G基带芯片迟迟无法商用,最终迫使苹果失去了耐心。承受不起iPhone延误的苹果选择低头与高通和解,采购高通的5G基带芯片。唯一的客户放弃也让英特尔彻底失去了信心,他们很快作价10亿美元将基带芯片出售给了苹果,退出了这个原先寄予厚望的市场。

而在增长空间巨大的数据中心业务,英特尔同样被AMD实现了强势突破。凭借着7纳米制程工艺带来的技术优势,AMD在这个原先英特尔独一档的市场不断攫取市场份额,短短两年内就从几乎为零起步,拿下了超过10%的市场份额,推动整体财年营收暴增32%。如今AMD也是一家市值千亿美元的巨头。另一方面,英伟达收购了Arm,计划将数据中心市场作为未来发力重心。谷歌和亚马逊这样的大客户更在研发自己的数据中心芯片。

更伤士气的是,英特尔失去了引以为豪的技术优势。过去几年时间,英特尔连续在10纳米和7纳米两道关口陷入僵局,无法及时交付产品,这不仅给了竞争对手抢占市场份额的最好机会,也挫伤了英特尔的创新形象和公司士气。今年以来,英特尔更连续失去了几位核心技术人才,包括人工智能部门核心人物拉乌(Naveen Rao)、互动集团(Connectivity Group)负责人巴拉特(Craig Barratt)以及芯片总设计师凯勒(Jim Keller)。

急需找回技术自信

英特尔是一家立足于技术的巨头,是一家工程师占据主导的公司,虽然过去几年时间处于低谷,但依然是芯片行业的巨无霸,在PC和数据中心处理器市场占据着八成的市场份额。在连续推迟之后,英特尔会在本月底宣布7纳米制程工艺的最新进展。

芯片代工问题是基辛格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司睿博去年表示,英特尔回考虑将芯片制造业务外包出去。而据媒体报道,他们已经和台积电及三星进行了相关谈判。这意味着英特尔将迎来一个重大战略调整,放弃原先几乎被视为英特尔企业基因的内部生产,但这一举动或许会被视为英特尔的主动示弱和战略放弃。目前还不清楚基辛格在这方面的想法。

基辛格的英特尔会在哪些领域发起冲击?数据中心业务是基辛格过去二十年的本行,也是英特尔目前最需要投入应对市场竞争的领域。AMD在短短两年之内拿到了10%的市场份额,但这个行业依然还是x86主导的市场,也是基辛格最有可能给英特尔注入竞争活力的业务领域。

与此同时,他还要继续推进英特尔在边缘计算、IoT、AI运算、5G等领域的转型。“从CPU向多架构XPU转型”正是基辛格在致英特尔员工信里面提到的关键词。此外,PC芯片也是基辛格需要应对的一大难题。他在与英特尔员工的会议中强调,“英特尔需要给PC领域带来比Cupertino生活方式公司(即苹果)更好的产品,我们必须在未来做到更好。”

不过,或许基辛格的最大任务是给英特尔重新注入工程师文化,重新带来技术创新力量和自信。英特尔董事会在宣布基辛格任命的时候表示,“经过仔细考虑,董事会认为现在是正确的时间调整领导职位,在英特尔的转型关键时期,引入基辛格的技术与工程专业知识。”

英特尔的工程师文化是在科再奇时期开始褪色的。科再奇执掌英特尔的五年时间,为了推动英特尔从传统PC和服务器业务向边缘计算等新技术领域转型,引入了不少外来技术管理人才来实施他的转型战略,但这种人才引进策略也打压到了英特尔原本引以为豪的人才培养机制,阻碍了英特尔自己技术人才的上升通道,导致了不少核心人才的离去。非技术背景出身的司睿博也无法改变这一状况。

基辛格的回归意味着英特尔将重新找回原先的公司文化和人才机制。他在英特尔三十年的工作经历,首位CTO的资历地位,都让基辛格成为英特尔重塑文化的最佳人选。在宣布基辛格上任之后,英特尔股价飙升了10%。这是英特尔股价过去半年来的高点。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新浪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