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暂不缺电,缺能源“双控”指标

2020-12-19

全文3504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未经许可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

南方能源观察

欢迎投稿,投稿邮箱:

eomagazine@126.com

eo记者 黄燕华 姜黎

编辑 冯洁

近期,浙江金华、温州、台州、宁波、舟山等地市纷纷发布限电通知,一些工厂受此影响错峰生产甚至暂时停产。与此同时,政府机关办公场所取暖、公共场所照明受限,也给人民生活带来一定影响,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今年恰逢冷冬,用电负荷增加,同时受煤炭、天然气资源局部供应紧张,工业生产快速恢复拉动用电增长等因素影响,近期,湖南、江西、内蒙等多地出现电力供应紧张。与上述省区不同的是,浙江“限电”主要源于冲刺“十三五”能源“双控”和“减煤”目标。据浙江省内电力行业人士介绍,近日浙江省煤机负荷约为75%,还有一部分电源处于调停状态,浙江省内发电能力充足。

能源“双控”是指控制能源消费强度和消费总量,“减煤”是指削减煤炭消费总量。根据国务院2016年12月20日下发的《关于印发“十三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的通知》,浙江省“十三五”能耗强度降低目标为17%、“十三五”能耗增量控制目标为2380万吨标准煤。

浙江“双控”“减煤”任务艰巨

为完成“双控”目标,浙江一些地方早在2020年8月时就存在一定程度的“限电”。

8月31日,温州市平阳县政府官方网站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能源“双控”工作的通知》。上述通知提示,根据温州市统计局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全市及各县(市、区)节能降耗情况通报,平阳县今年上半年单位GDP能耗降低率为-1.2%,单位GDP电耗降低率为-2.8%,处于不降反升状态,能源“双控”任务非常严峻。

为此,平阳县通报了各乡镇的用能情况并对2020年8-12月全社会用电量进行了限额分配,并规定了用电较大的工业用户报装要取得节能审查意见,同时对高耗能企业实施有序用电,采取集中检修停产或错避峰让电方式。

按照用能规律,进入12月,伴随着气温降低,浙江省用能急剧上升,能源“双控”指标吃紧。公开信息显示,12月10日,浙江省主要领导主持召开能源“双控”“减煤”工作、应对气候变化工作专题会议,会议分别听取能源“双控”和“减煤”工作情况、应对气候变化工作情况汇报。

12月11日,浙江省主要领导主持召开了全省能源“双控”“减煤”攻坚电视电话会议。会议总结了12月6日至7日省政府专项督查情况,听取了浙江发展改革委关于能源“双控”“减煤”任务方案的通报,对攻坚行动进行再部署、再落实。2020年12月中下旬,浙江省开展能源“双控”“减煤”目标任务攻坚行动。

自12月11日以来,浙江被通报未完成任务的各地级市又相继分别召开了能源“双控”“减煤”攻坚电视电话会议,并围绕能源“双控”和“减煤”制定了相应的行动方案。

当前,正值2020年末及“十三五”收官的最后时间节点。对于一些地市,剩下的半个月时间将决定2020年能源“双控”任务能否完成。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当前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义乌市的大范围限电,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义乌能源“双控”指标用尽,正在补欠账。

义乌所在的金华市也面临巨大的能源“双控”压力。公开信息显示,金华市未完成浙江省2019年能源“双控”“减煤”两大任务。金华市发改委官方网站消息显示,9月30日下午,金华市发改委组织召开的全市能源“双控”“减煤”工作会议上,金华市发改委副主任叶晓华强调,各地要清醒认识完成能源“双控”和“减煤”目标任务的艰巨性,压力层层传导,精准分析、精准施策,全力打好全市能源“双控”“减煤”攻坚战。

今年8月,浙江省发改委发布了浙江各市2019年能源“双控”和“减煤”考核结果,此次限电的金华、宁波、台州市均未完成2019年能源“双控”目标。

具体来看,目前浙江各地冲刺“双控”的行动方案仍有所差异,限电方案也各不相同。如台州市提出将错峰生产计划落实到每个乡镇(街道),细化到每个重点用能企业的生产线、用能设备,实行清单化管理;严格评估效果,以企业去年同期用电量、用能量为基准,将具体减少量作为错峰生产的主要指标,每日动态监测研判,及时查漏补缺,并采取针对性措施。 宁波则要求区内各重点用能企业12月当月用能总量务必在11月基数上压减5%。其他一般规上工业企业和物流企业12月当月用能总量不得超过11月基数。

有地方能源主管部门人士告诉eo记者,能源“双控”指标实行国家-省级-地市-县的层层分解,分层考核模式。一般地市未完成能源“双控”目标,除了在全省被通报批评外,地方政府负责人也会被省领导约谈,与此同时,地方新上项目也可能因为能耗空间不足而审批卡壳。

2020年10月19日到20日,由国家发改委联合生态环境部、国家统计局、国家节能中心等国家部委(单位)组成的考核组到浙江开展2019年度能源“双控”目标考核及重点地区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工作。国家考核组要求浙江要尽最大努力完成“十三五”能源“双控”“减煤”目标任务,能源“双控”“减煤”工作不能影响民生用能。

浙江煤电装机占比近半

未来“减煤”与缺电压力并存

“形势严峻”是浙江省官方近几年描述能源“双控”任务的高频词汇,特别是与上海、江苏等省市相比,浙江压力凸显。公开资料显示,自2018年来,浙江全省能持续加码能源“双控”与“减煤”力度。2019年浙江的能源消费总量增速3.3%,单位GDP能耗下降3.2%,均未实现2019年目标值。

电力是终端能源消费最主要的形式,限电则意味着限制能源消费。对于一些未完成能源“双控”“减煤”的地方而言,指标容量空间剩余越少,其限电的力度也可能就越大

不过,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相比能源“双控”,浙江的“减煤”压力更大。长久以来,浙江省能源消费对煤炭依赖较大。近年来,浙江加大了“减煤”力度,但由于经济发展对能源的需要,浙江能源结构中煤炭的占比仍然较大,特别是省内电力供应结构,煤电的发电量占比近半。

数据显示,2019年浙江省煤炭消费总量为1.368亿吨,在浙江省一次能源消费中占比45.3%,其中发电用煤为8444万吨,占全省煤炭消费总量的61.7%。2019年浙江煤电装机占火电装机74.8%,占全省总装机的47.5%。浙江的煤电机组利用小时数更是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019年浙江煤电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4720小时,煤电上网电量为1973亿千瓦,占全省发电企业上网电量的76.5%。

数据来源:浙江省发改委

2018年9月浙江省发改委印发的《浙江省进一步加强能源“双控”推动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18-2020年)》提出,到2020年,完成“十三五”能源“双控”和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目标任务,全省单位GDP能耗年均下降3.7%以上,能源消耗总量年均增长2.3%以内,煤炭消费总量比2015年下降5%以上、控制在1.31亿吨以内。

浙江省内能源人士透露,浙江省对于完成“十三五”能源“双控”“减煤”目标决心坚定。当前,浙江正处于全力建设国家清洁能源示范省第二阶段收官期,第三阶段(2021-2023年)浙江建设国家清洁能源示范省行动计划正在研究制定之中。

不过,相关数据统计显示,2019年,浙江发电量3544亿千瓦时;用电量4706亿千瓦时,远超“十三五”规划的2020年消费量4220亿千瓦时;煤电利用小时为4720小时。

有业内人士预测,浙江电力供应增量严重不足,“十四五”初或将开始缺电。

“十四五”初可能缺电的同时,浙江“减煤”的成本压力巨大。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创新中心副主任沈澜撰文指出,浙江整体输送成本普遍高于周边省份,煤电与天然气成本较江苏分别高出 4 分/千瓦时和 1 分/方,每年多支出约92亿元。“减煤”将推高浙江全社会用能成本。另外,在“减煤”和新能源受“531”政策影响的情况下,浙江可选择的清洁化转型路径不多,大幅提升天然气使用比例是现实可行的路径。而天然气面临冬季供应紧张和气价高的双重困境,当前,浙江也尚不具备足够的自我保供能力。

有从事能源规划的人士预计,伴随着我国碳排放达峰等目标的提出,“十四五”及今后,各省的能源“双控”及“减煤”任务将只增不减,浙江面临的能源消费结构调整任务仍十分艰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