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核电艰难中呼之欲出

2020-08-07
南非新版《国家综合资源计划》(IRP)去年底获批后,核电成为该国能源结构转型的重要力量。新版IRP明确规定,南非将以“负担得起的规模和速度”发展核电,初步计划新增250万千瓦装机。

然而,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让本就不堪负重的南非经济“雪上加霜”,加上政府对待核电的态度始终摇摆不定,南非核电发展仍面临重重困难。

核电发展路线图呼之欲出

南非矿产资源与能源部日前发布声明称,核电是南非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将就核电发展一事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和建议。公众、企业、投资者、行业专家等各界人士,可从技术选择、成本投入、厂址选址、环保影响等核能产业链的各个环节提供信息,回复截止日期9月15日,这之后将参照所有信息回馈起草国家核电发展路线图。

彭博社指出,南非政府此举旨在深入了解核电项目涉及的所有问题,如所有权结构、成本回收预期、最终用户费用和方案的可持续性等。南非国有核能公司(Necsa)对此表示强烈支持,称预先规划对核电建设和能源供应安全至关重要。据悉,Necsa董事会年初时曾全体辞职,以抗议政府对核电事业“置之不理”,该公司主要负责核电以及核材料加工和存储方面的研究,2014年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Necsa董事会主席David Nicholls表示:“通过建议征询,可以帮助政府更深入了解核电技术,为制定更合理、可负担的核电发展路线奠定基础。”

南非能源和矿产资源部部长曼塔谢5月曾提出,可能会向企业授予开发合同,以“建造、运营和转让为基础开发模块化核电站”,这意味着不会要求国家提供资金。按照规划,启动核电是为了给南非带来“经济实惠”的电力,压水反应堆、小型模块化核反应堆,都比大型核电站更适合南非。

“我们欢迎私人企业参与进来,政府会通过市场调研,听取潜在投资商或企业团队对新核电站建设的意见。”曼塔谢说,“为避免250万千瓦核电站建设计划再次受阻,我们不打算从国库拿钱,且在推进核电建设的同时,还将一并支持发展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

事实上,南非最早曾提出960万千瓦的新增核电装机目标,但最终考量了国家整体经济情况之后,将其调整为“有望实现”的250万千瓦。路透社指出,新增250万千瓦核电装机需要的投资总额约占南非去年GDP的8%。

电荒为核电“上位”创造契机

核电在南非的发展可谓“一波多折”。2014—2015年间,非洲大陆唯一一座核电站——位于开普敦附近的Koeberg核电站,发生了3次核废料泄漏事故,在南非掀起轩然大波,“是否发展核电”成为各方争论的焦点。

南非本土电荒持续加剧,不仅严重影响民生,近年来甚至开始制约工业生产,由此核电才迎来了发展的契机。

据了解,肩负南非90%供电任务的南非国家电力公司(Eskom)近年来深陷债务危机和腐败丑闻,发电业务每况愈下,导致南非拉闸限电成为“家常便饭”。从去年初开始的频繁限电,到今年连约翰内斯堡、开普敦等大城市也受到严重影响。

据南非“新闻24小时”网站近日报道,今年第一季度,南非拉闸限电达270个小时。随着南非进入寒冬季节,电力需求的增加和非法连接的增加,停电的可能性正进一步增强。

Eskom高频率、高强度的限电,充分说明其已无法履行“经济陷入衰退时确保电力供应安全”的使命,鉴于Eskom主要依靠旗下煤电机组发电,南非需要增加更可靠、更清洁电力的供应。南非正在努力降低煤炭在电力结构中的绝对占比,这使得其它发电形式拥有了更多发展空间,煤电约占该国总发电量的90%,煤炭下线意味着将有更多电力缺口待填补。

据悉,南非在新增核电装机的同时,还计划将Koeberg核电站的寿命延长至2044年,该电站发电量约占南非电力供应的5%。

仍需克服经济挑战

对南非而言,经济下滑和政策不明是阻碍核电发展的最大挑战。南非去年GDP仅增长0.2%,为2008—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增幅。而今年以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萎靡的大宗商品市场更是让南非经济步履维艰,该国财政部预计今年南非GDP或将缩水16.1%。

南非统计局6月底公布数据,由于矿业和制造业产出大幅下降,第一季度经济收缩2%,南非进一步陷入衰退,其中采矿业萎缩21.5%,制造业萎缩8.5%。值得关注的是,10个制造业部门中有7个萎缩,电力、天然气和水行业下降5.6%,建筑业下降4.7%。

除了经济不振,政策不定也是南非发展核电面临的一大难题。一方面,南非政府内部对于“选核电还是可再生能源电力”始终无法达成一致,“反核”的声音络绎不绝。另一方面,南非虽然通过《外国投资补贴》等多项优惠政策吸引外资,但在涉足核电发展方面,外资和私人资本仍然十分谨慎。
来源:能源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