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某大农商行,安信信托重组方浮出水面

2020-06-03

农商行、农信社

中国最大的农信联盟(关注10w+)!

投稿

深陷百亿债务危机的安信信托重组方案终于姗姗来迟。

5月30日,安信信托公告称,公司目前与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等企业及相关方协商重组方案。有媒体报道,上海农商行亦是此次重组方。

这一个重组组合可谓黄金组合,一方是国企,一方是地方的银行。国企代表了背景和权利,银行代表了资金。尽管安信信托债务深重,这样的组合不出意外应该轻松拿下。

国企参与重组,本质上还是看重了信托牌照,而信托是国内目前最稀缺的资源,信托又是可谓什么金融形势都可以做,过去几年信托的资产规模走上大跃进之路,一度超越保险的资产规模,引发市场热议,可谓是吸金利器。

安信信托表示,重组方有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对本公司实施重组,目前尚处于对公司的资产和风险进行尽职调查和评估阶段。重组能否达成将取决于与公司控股股东、债权人和其他方的谈判情况,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国资誓拿信托牌照

重组能否成功主要看重组方的背景和实力。

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成立于1985年1月,注册资本90.8亿元,其股东为上海市国资委,旗下控股包括上市公司上海电气(601727.SH)等在内多家大型企业。

上海电气是一家大型综合性高端装备制造企业,主导产业聚焦能源装备、工业装备、集成服务三大领域,致力于为全球客户提供绿色、环保、智能、互联于一体的技术集成和系统解决方案。产品包括火力发电机组(煤电、气电)、核电机组、风力发电设备、输配电设备、环保设备、自动化设备、电梯、轨道交通、医疗设备、油气海工和工业互联网等。改革开放以来,集团诞生了一大批世界领先的创新产品,如全球首台百万千瓦超超临界二次再热发电机组、三代四代核电核岛和常规岛主设备、大型海上风电设备、西气东输的高频电动机等。

目前,上海电气集团总资产3200亿元,营业收入1417亿元,员工人数70000人。

上海电气在金融领域的野心早就已经显露,并且已经初具规模。

1995年,上海电气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成立,成为上海电气金融产业发展的基石和起点。

上海电气金融集团于2016年10月正式组建,现旗下拥有财务公司、租赁公司、投资公司、保险经纪公司、上海电气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上海电气香港公司、途灵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等等为集团成员单位提供存贷款、结算、财务顾问、项目投融资、并购业务、资本运作、产业链金融、融资租赁、资产管理等业务。

截至2018年末,上海电气金融集团总资产724亿元,累计服务集团内外部客户数4927家,2018年利润总额11.4亿元。

如果该公司拿到一张信托牌照,理论上来讲应该是如虎添翼。

金主农商行驾到

另一个重组方来自于金融业,上海本地的农商行,可谓是金主,如果没有农商行,对于一家制造业国企,重组安信信托,资金上肯定还是很吃力的,市场已经诟病上海电气集团的负债率过高,携手一家农商行给重组加上一道金环。

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8月25日,是由国资控股、总部设在上海的法人银行,是全国首家在农信基础上改制成立的省级股份制商业银行。目前注册资本为86.8亿元人民币,营业网点近370家,员工总数超6000人。

根据上海农商行2019年年报,截至2019年末,集团实现营业收入212.71亿元,同比增长 5.59%;实现净利润89.38亿元,同比增长25.46%。年末总资产 9303亿元,同比增长11.58%。不良贷款余额42.18亿元,同比下降4.19亿元;不良贷款率 0.90%,同比下降0.23个百分点,再次实现“双降”,资产质量稳中向好。该行的计划是力争早日上市。

重组前景展望

其实,就笔者的了解,为了化解金融风险,类似安信信托这样的大窟窿,必须是地方政府直接负责重组。

这种重组模式就是政府就以金融牌照吸引资金,填上窟窿,然后牌照就是你的。尽管现在监管方实际上不是很愿意国资过于涉足金融业,希望他们专注主业,但是目前来讲这样大的窟窿谁能填呢,只能是国资了。

所以国资+银行的黄金组合,对于重组将是非常看好的,下周一复牌,安信信托股价很可能扶摇直上。

这次信托跟中江信托的重组可以跟中江信托做一个比较,中江信托的重组方单一,就是雪松控股,纯粹的民营企业,但是实力雄厚,该公司常年在外贸领域深耕,急需一个金融牌照。

而江西省本身缺少实力强的国企和金融机构,只能把让省外重组方进场。重组谈判现场,该公司老板亲自跟投资者拍板,吃下所有债务,百分之百兑付。

雪松在收购中江信托前没有尽调,收购后用时约5个月才完成了梳理,目前已彻底摸清中江信托的状况。雪松信托逾期产品实际上不是70亿,是约80亿,4月22日后还在陆续“爆雷”,这些屁股都需要雪松控股去擦。一家民企拿80亿买下一张信托牌照,够意思吧。

而此次重组方是国企和农商行,实力更强,本金够厚。不过安信信托不仅是一个信托公司,更是一家上市公司,可谓双重融资平台,其平台价值尤其耀目。

不过其窟窿也更大。在2016、2017年之际,其业务增长迅速,跻身信托业第二。但在2018年巨亏18.33亿元,2019年更是亏损39.93亿元,跌至谷底。

安信在2019年年报中披露,截至 2019 年年末,公司因提供保底承诺等原因引发诉讼 28 宗,涉诉本金人民币105.39 亿元。管理层针对二审未决的诉讼计提了预计负债9.91亿元。

今年5月15日,富滇银行起诉安信信托支付资管计划收益权转让款,涉诉金额6.95亿元。

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是安信信托控股股东,持股52.44%。近日,国之杰所持安信信托股份被轮候冻结,冻结股份占比36.90%。国之杰目前直接负债逾期金额合计约24.2亿元,其中2.98亿元已达成和解,剩余21.2亿元整协商解决纠纷。

此外,国之杰对外担保涉诉金额约39.34亿元,其中19.59亿元是为安信信托相关业务提供担保。所有这些负债都需要重组方吃下,才能搞定重组,未来的谈判道路不会平坦。

安信信托,由于两年净利润为负早已经戴上了ST的帽子,而且百亿资产受限,几十起诉讼加上百亿诉讼金额和几百亿项目逾期。

笔者对重组前景看好,投资者下一步关注的是具体重组方式会是怎样的。

来源于:票友—票据圈儿那些事

目前已有100000+农信员工加入我们

来源:网易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