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义“三雄”财报齐出,股价“跳水”直击业绩诟病

2021-03-03

原标题:信义“三雄”财报齐出,股价“跳水”直击业绩诟病

北京时间3月1日,同属信义系的信义玻璃、信义光能、信义能源对外发布了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全年财报。

财报发布前,资本市场颇为期待。3月1日港股开盘,信义三兄弟股价均呈现上涨态势。其中信义玻璃涨幅“最凶”,一度涨幅近7.4%;信义能源紧随其后,涨幅一度接近7.2%;信义光能稍微逊色,最高处涨幅为5.5%。

从财报数据来看,信义玻璃2020年营收较好,摆脱2019年的低迷状态;信义光能“疫”外收获近45%的利润增长;信义能源营收虽实现增长,但营收增速却不及2019年的增幅,有明显放缓趋势。

但3月2日港股开盘,信义系股价却接连暴跌。其中,信义光能跌幅一度近9%,信义能源跌幅也近7.5%,信义玻璃跌幅最小为2.32%,截止发稿,信义玻璃报23.35港元;信义光能报价15.72港元;信义能源报价4.4港元。

股价接连下滑的背后,信义三兄弟的最新财报是否存在怎样的漏洞?港股研究社将结合最新数据进行分析。

信义玻璃营收、净利触底反弹,仍难逃玻璃界“双巨头”PK战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信义玻璃营收为186.16亿港元,同比增长14.5%。

具体细分到业务,浮法玻璃业务作为信义玻璃的主营业务,2020年贡献营收为117.79亿港元,同比增长22.28%。从五月份开始浮法玻璃的平均售价有明显回升,2020年下半年的销量反弹弥补上半年销量亏损;另一方面信义玻璃迎合光伏玻璃市场的行业需求,生产超白浮法玻璃。

汽车玻璃业务2020年营收46.09亿港元,同比增长2.35%,海外渠道作为汽车玻璃业务的主要销售渠道,覆盖范围超过130个国家及地区。来自建筑玻璃业务的营收为22.12亿港元,同比增长4.82%。

在利润方面,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信义玻璃毛利为77.71亿元,同比增长32.1%。毛利率由36.2%增加至41.7%,主要是由于浮法玻璃产品平均售价增加所致。

而净利润方面,2020年信义玻璃净利润64.22亿港元,同比增长43.4%;而2018年、2019年净利增速仅有5.5%左右,并且对比2019年的净利率,2020年信义玻璃净利率由2019年的27.54%增加至34.50%。

事实上,净利和毛利的增长很大一步的原因是因为2020年整个行业的利好。鉴于在过去的一年里,新能源涨势火爆,而光伏玻璃是整个板块中最具有成长型的子行业之一,关乎玻璃自去年以来也在境外掀起了一轮牛市,也因此带动了国内整个板块的向好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2020年毛利增速迎来触底反弹,但回顾往期信义玻璃财报能够发现,2016年毛利增速开始呈现下降趋势,费用成本呈现递增的趋势,这或许也侧面说明营收增长是通过高昂的费用成本投入所换来的。

值得注意的是,信义玻璃在汽车玻璃行业还面临竞争对手的压力。目前,福耀玻璃在汽车玻璃领域产能处于领先地位,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超50%,远大于信义玻璃;而在海外市场方面,也有福耀玻璃的身影,在美国市场占有超四分之一的市场份额。

那么,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2020年毛利率的反弹并不一定会是增长拐点。

当然,对于信义玻璃而言,利好的一面是,未来在“碳中和”目标下,行业环保要求料将进一步提升,排放不达标的中小企业将会加速出清,行业集中度有望继续提升,同时也会利好行业内的头部玩家。至于具体能受益多少,还要各凭本事。

信义光能“弯道超车” 福莱特或成主要对手

作为信义玻璃拆分上市,主攻光伏玻璃的信义光能。根据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信义光能营收为123.15亿港元,相比2019年90.96亿港元,增长35.4%。

其中,核心业务太阳能玻璃营收为99.92亿港元,同比增长47.7%;销量同比增加19.6%。这主要得益于产品销量增加以及产品单价提升。

另一部分原因在于市场层面,2020上半年中国地区太阳能玻璃价格稳定,并且维持2019年四季度高价位。2020下半年随着中国光伏装机量的回升,信义光能光伏玻璃产品销量随之回升。

此外,光伏发电场业务也支撑着信义光能的营收,但相比2019年仅贡献了23.24亿港元,同比下降0.2%;而发电量却是大幅增加,2020年发电量为3242兆瓦,同比增长34.41%。

在净利润方面,在经历了2020年中期净利增速近48%高速增长后,继续保持增速趋势,2020年全年净利润达45.61亿港元,同比增长88.7%

尽管营收、净利相比母公司增速均大幅增加,但竞争对手或许是信义光能最大的潜在风险。

作为光伏玻璃“双寡头”的信义光能与福莱特玻璃在2020年底,两家市占率合计超60%,其中信义光能市占率为38%,福莱特市占率为24%。虽然市占率远小于信义光能,但近两年营收增速却远超于信义光能,2018年、2019年福莱特营收增幅分别为2.42%和56.89%,要远高于信义光能-19.14%和18.40%的增幅。

此外,尽管信义光能及福莱特玻璃的新产能已于2020年四季度投产,但信义光能在2020—2021年两年料内仅新增73%产能,要远落后于福莱特玻璃新增产能的166%。

并且,信义光能市帐率及市盈增长率均为福莱特玻璃的2倍,而在宏观环境收紧的情况下,信义光能可能会面临获利回吐风险。

此外,信义光能还可能面临行业的不确定性。

2020年12月中旬,中国工信部发布《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修订稿)》,新政策存在对光伏压延玻璃放开限制的可能性,但完全放开限制的可能性不大,光伏压延玻璃依然面临供给偏紧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2月底玻璃生产的燃料成本上涨至1400元/吨,同比上涨约450 元/吨左右,信义光能的玻璃生产成本也将面临一定的压力,或影响其接下来的净利润增长空间。

信义能源营收增速放缓,未来方向是再生资源电力

作为从信义光能诞生出的信义能源,延续了信义光能2020年的光彩。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信义能源营收为17.22亿港元,同比增长8.1%,但相比于2019年营收增速的32.70%明显下降。

此外,信义能源2020年的主要策略在于收购太阳能发电场项目,以增强太阳能发电场投资组合,但这也使得本年度信义能源费用支出远超于2019年,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信义能源成本为4.75亿港元,同比增长26%。

高成本的支出也让信义能源的净利增幅较低,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信义能源净利为9.22亿港元,同比2019年8.91亿港元,仅增长3.5%。

但值得一提的是,信义能源在业务方面表现较为亮眼。截止2020年12月31日,电力调整业务营收达10.27亿港元,同比增长6.3%。其中,2019年组合贡献总收益为5.67亿港元,较2019年同比大增44.5%,占太阳能发电总收益的33.1%。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2月31日,电力销售业务营收为6.86亿港元,同比增长10.4%。

作为信义光能在光伏发电的主要发力点,信义能源持续输出光伏发电场项目。根据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信义能源收购五个总核准容量为340兆瓦的太阳能发电场项目。近期,信义能源完成对三家光伏电站的收购。

此外,信义能源在财报中表示,将继续就十四五的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寻找新时代平价上网政策下的潜在收购目标。这也就意味着,信义能源在未来将会着重于发展可再生资源下的平价电力,这或许是信义能源迈上再生资源电力时代新的步伐。

在“十四五”期间,国家电网宣布最大限度开发利用风电、太阳能发电等新能源,这一消息发出也让新能源电力行业热议一片。可以预测的是,在未来将会以信义能源等一众再生资源电力行业成为主流。

但这也会让再生资源电力行业竞争愈发激烈,而在信义能源之前就有人已经率先出圈。

晶科能源早在2015年就携手无锡中化道达尔建成了国内首个光伏加油站,并且在2020年,晶科能源更是与日本最大石油ENEOS株式会社达成战略合作,首批已提供100千瓦高效Cheetah系列组件用于虚拟发电厂建设。

对于信义能源来讲,晶科能源这一动作具有模范作用,但更多的或是一种竞争压力,这也会使信义能源处于较为被动的位置。

总的来讲,从信义玻璃、信义光能、信义能源三兄弟的财报表现能够发现,在2020年疫情大环境影响之下,对三家公司的业务影响也不一样。信义玻璃海外销售渠道受挫营收仅实现微增;信义光能光伏发电业务不及2019年的营收;信义能源收购项目被迫放缓。

而财报发出后的股价“跳水”,也是能够看出资本市场期望值过高。对于信义系而言,如何用实际行动平衡财报过后的资本市场情绪,或许是其当前的重要关注点。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新浪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