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里的逆行者

2021-02-23

凌晨2:30分,9号汽机房内低压缸前的汽封处投来一道熠熠烁亮的光芒,十公分的排污管在所有设备中清晰显眼,光束的另一头一双敏锐的目光正在洞察着一切异常。

恰逢入冬以来最冷的夜晚,室外气温已经达到零下16摄氏度。此刻,大唐河北马头热电分公司汽机巡操员刘高军正挎着手电筒进行接班后的第一次巡检。

十分钟之前,正在机房零米巡检的刘高军发现地面上有一小片积水,他抬起头用手电筒向上照去,难道凝汽器上空有漏水现象?想到这里,他瞬间绷紧了神经,快速顺着楼梯向6.3米平台跑去。果不其然,正是低压缸前汽封进汽的排污管发生了泄露。汽封进汽的排污管只有在冷态开机时才会少量开启手动门进行放水。如果在运行中发生泄露,汽体随时都可能从漏点喷出,造成低压缸真空下降,进而导致保护动作、机组停机。

刘高军立马掏出对讲机:“主控,请翻开低压缸汽封系统画面,前汽封进汽管有泄露现象,要盯紧系统参数!”确认监盘人员收到消息,他一路小跑,回到集控室进行详细汇报,并紧急通知检修人员进行消缺处理。

凌晨3:40,DCS画面里20多个重要参数相继发生跳变、出现异常,单元长姚志波下令立即退出PCV联锁,值班员马子亮端坐盘前,紧盯着密密麻麻的参数,通过手动调节来稳定系统。由于各个测点要逐一检查,刘高军和徒弟邢金刚抓起测温仪开始了第二次夜巡。

“参加工作以来,第一次遇到这么极端恶劣的天气。”刘高军一边走,一边对身旁的徒弟邢金刚说。“穿厚点,咱得多查查室外设备,越冷的天气,越需要咱们往外跑。”

凉凉的月光下,寒气铺天盖地,师徒二人认真地检查着每一台室外设备的伴热装置和每一个小间的室内温度,每到一处,刘高军都要摘下手套亲手摸一摸,反复确认管道是否冻结。门窗、汽、水、油系统管道的阀门以及升压站端子箱、变压器充油设备也在重点项目之内,他认真地记录着每个防冻点的情况。

从机房零米一路逆着寒风,他们来到晾水塔下,按要求检查冰溜冻结情况,确定是否有大块冰溜落入水中,造成泵前池篦子堵塞。一圈下来,虽然全副武装,就算裹紧外套,脸还是冻得僵硬,耳朵冻得生疼。

早上6:45,炉侧的步行梯上两顶黄色的安全帽在寒风中艰难行进,这是今夜的第四次夜巡。

“这实实在在的一晚上,可真是风萧萧兮夜漫漫啊。”邢金刚的眼睛里透出了疲惫。

刘高军看了看手表,诙谐一笑:“你刚分来运行不久,后夜班也是有福利的。走,有一种运行人的浪漫啊,叫陪你去炉顶看日出!”

66米高的炉顶,寒风更加肆无忌惮地从四面八方奔腾而来,一直透过棉衣钻进身体,刘高军手脚有些麻木,牙床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汽包小间里,他和邢金刚正在仔细检查着液位计测点是否正常,表管是否上冻。许是在室外待久了,呼出的哈气被冻结在口罩上,刘高军自嘲地说:“咱俩这是带了副冰盔甲呀。”

太阳慢慢地透过云霞,露出了早已胀得通红的脸庞,从汽包小间出来,邢金刚兴奋地说:“军哥,快看,是日出!别说,这炉顶的日出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刘高军用尽全身力气拧紧冰霜冻住的沉重阀门,也关紧了守护千万户家庭温暖的那扇门:“走,回去喝点热水,暖和暖和,咱们也该下班了。”

早晨的霞光渐渐耀眼起来,师徒二人的背影在晨曦里定格,勾勒出这个寒冬里最美的画面。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中国大唐集团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