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岁老矿的转型突围之路

2020-10-23

关闭一座建矿60年、后备资源仍可开采20年的老矿,谈何容易?

曾经的煤矿工人、企业管理人员,变身成了景区建设主力军;曾经深藏井下的设备设施,再利用成为景区网红打卡点

从“煤”到“美”,是一个传统老工矿企业由“黑”到“绿”的转型梦想

改行如“小死”,于河北磁县申家庄煤矿(以下简称“申煤”)来说,转型之难确实如此。

地处太行山东麓的磁县煤炭储量丰富,申煤是县属国有煤矿,属于全国煤炭百强矿,曾为当地经济发展立下汗马功劳。2016年,当煤炭产能整体退出的消息传来,1700余名职工一时不知所措。

“煤矿注销,把产能指标、固定资产变现,职工全部买断,当个甩手掌柜,无事一身轻。”原矿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军起初也曾颓废,然而转念间,他的想法变了:不行!申煤有一支能干的队伍,矿井关了,但国企精神还在,为什么不再干点事?

在坚决去产能的同时,围绕国家政策,立足当地实际,他们选择将旅游作为转型升级的主导方向。为此,他们注册了河北申美旅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申煤”变“申美”,一字之差间,掀起了一场由“黑”转“绿”的转型突围战。

60岁老矿“退场”

2017年8月31日一早,申煤最后一台掘进机被牵引至地面。上午10时,主井车房两扇大门被缓缓关闭,贴上封贴。

带着一身荣光,伴着些许悲壮,申煤正式“退场”。

作为国家安全高效一级矿井,建矿60年来,申煤累计为国家贡献了2000万吨稀有主焦煤,仅最近10年就上缴利税42亿元。

“过去一直效益不错,一线矿工平均每月六七千元,家家开小汽车。”老矿工王为民说。

的确,很多矿工从出生到工作一直都在矿上。在他们心中,申煤就是自己的家。

然而,随着国家化解煤炭过剩产能政策的出台,加之当地水源地保护的现实需要,申煤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

“后备煤田资源在岳城水库饮用水源地保护区范围之内,已被列入禁采区,我们必须顺应国家政策,决定在2017年8月整体退出煤炭产能。”申煤办公室主任邓渊说。

事非经过不知难。关闭一座建矿60年、后备资源仍可开采20年的老矿,又谈何容易?

三年后的今天,个中困难与曲折早已成为过去。然而在当时,却是一场痛苦的抉择。

为稳妥做好善后,矿党委要求所有党员干部不管是否选择离职,都必须站好最后一班岗,确保职工去留有序、煤矿安全关停。他们规定,在普通职工完全签订去留协议后,党员干部才能考虑自己的去留。

在井上职工各奔前程的时候,党员干部仍在井下奋战,将笨重的大型设备、电缆、钢材等尽数回收升井。

采煤区党支部书记、区长韩玉文和巷修区党支部书记、区长张利平经常连续奋战在井下,组织职工加班加点拆卸装运。

他们明白,撤设备不同于正常采煤作业,在人员去留的特殊时期更容易出安全事故。必须在一线确保落实安全措施,尽最大可能保证国有资产不流失、不浪费。

统计数字这样记载:封井前一个月时间,工人们将井下5万米电缆、6万米水气管道、5万米轨道、300多辆煤罐车、150台绞车、90台移动变压器、1000多台开关等装备全部升上地面,登记造册。

这是一个国有老矿的责任与担当,即便是“退场”,也要退得漂亮。

进军太行山

矿井决定关停之初,职工们不知何去何从,领导层也各执己见:有的建议干老本行,到山西承包煤矿;有的提出干脆关门大吉,直接散伙各回各家……

出路在哪里?挖了一辈子煤的申煤人不禁茫然了。

没有方向就从中央政策寻找答案。

2016年5月,以李军为组长的“去产能和转型发展政策研究组”成立。党委牵头,利用晚间组织矿党委成员和中层干部学习中央有关文件精神,研究省市工作部署。

原供应科长王军说,各支部通过召开党员大会、职工代表座谈会,利用党建微信平台、OA办公电子党务公开平台等多种形式,组织广大职工认真学习中央、省市系列文件精神,在全矿范围内组织开展“我为二次创业献一计”活动。

一时间,“转型发展、二次创业”成为矿里的热议话题,广大干部职工对转型发展的认同感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关停煤矿是危机,但也蕴含着机遇。

“煤炭产能要坚决去、主动去,转型要向未来转、向绿色转。”李军说。

2016年“7·19”洪灾后,申煤对口援建位于太行山深处的西韩沟村和花驼村。援建过程中,申煤矿工和山区群众结下了深情厚谊。两村坐落在群山环绕的天保寨下,当地古朴的民风、雄奇的山势、厚重的历史遗迹,不禁让正在苦苦寻找出路的申煤人眼前一亮。在26所院校专家学者实地调研给出建议后,打造天保寨景区发展旅游成为申煤转战的主战场。

天保寨,坐拥睡美人山和观天佛山两大国内独有的自然景观,而且还有129师原兵工厂旧址等红色文化、绿色植物科普文化、宗教文化和民俗文化四大文化资源。

曾经整天置身地下挖煤的申煤人,开始转战地上,他们植绿造景,致力于将天保寨景区打造成集红色教育、山林拓展、禅修康养、观光览胜、生态农业于一体,立足中原、辐射全国的旅游胜地。

2017年,河北申美旅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申美”)组建,开始全力进军天保寨。

从“黑”到“绿”大会战

三年多来,从冬到夏,来自申美的党员干部、普通职工同当地群众一道,在陡峭的山岭上焊管道、开山路、凿水窖、植新绿,开始了一场从“黑”到“绿”的大会战。

曾经的煤矿工人、企业管理人员,摇身一变,成了景区建设的主力军。他们经常在山上风餐露宿,一天工作10多个小时。160多斤的钢管,两个人抬着翻山越岭,最多的时候有80多人一起搞运输,在山间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2000多吨的钢材,都是靠人力一点点背上山去的。”原矿掘进区班长韩海芳说。

炎炎夏日,在运输景区护栏用的铁链时,为了防止搭在肩上的铁链前后晃动,很多人把近两米长的铁链挂到脖子上。脖颈又烫又疼,乐观的他们却笑称“戴了个大项链”。

曾经的矿灯,成了晚上加班安装旅游设施的照明设备。山野间,矿灯射出的光纵横交错,战天斗地的场景令人动容。

原矸石发电厂副厂长索维国主动请缨到天保寨景区搞开发。在悬崖栈道建设过程中,很多人恐高畏难,他毫不迟疑地带领4个党员、3个班组长冲在前面,在悬崖峭壁上打孔、下钻、安管,直到铺上简易板后才让其他工人上手施工。

为了实现废物利用,申美集团专门成立了“废旧物资再利用创意小组”。小组长索维国带领五六个成员,将原来的采煤设备利用得别出心裁、淋漓尽致。

创意小组成员韩志月,发挥机电维修的特长,将井下的变电柜、防爆开关制作成别具风格的卡通果皮箱、屏风、秋千、转椅等,成为景区的“网红”打卡点。

“你看这盘山索道的护栏,曾是我们挖煤的钻杆;脚底下踩的,是巷道里用的枕木;观景平台,也是用井下的角钢搭起来的……”一边走,邓渊一边给记者介绍。

液压点柱、绞车链、注浆管、钻杆角钢、枕木、报废的防爆开关、废旧轮胎、绞车轮……这些曾经深藏井下的设备设施,在天保寨景区“重见天日”。

据介绍,除了割煤机、掘进机,申煤集团曾经的设备设施都实现了再利用,仅此一项就节省费用4500万元。

看着这些转变了“角色”的设备设施,人们不禁赞叹煤矿工人的匠心与创造。

“煤”“美”变奏曲

在各界支持和申美人的努力下,天保寨景区综合开发项目被国家发改委列入“独立工矿区转型发展行动计划项目库”;天保寨小流域治理项目被水利部列入重点支持的水利工程项目;天保寨景区被评为“国家4星级休闲农业园区”,列入“河北省太行红河谷高质量旅游经济带”五大组成部分之一,上升为省级发展战略。

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3年多的时间,从冬到夏,申美人和当地群众把80余万棵树苗栽种到沟沟岭岭,曾经的荒山荒沟变成了桃花林、杏花源、苹果沟、牡丹谷、核桃坡、松树岭,7000余亩山场重秀绿颜。

2018年夏季,一件令人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干涸多年的桃花涧里,竟然喷涌出了汩汩清泉水。当地村民说,这是大自然最好的回馈。

截至目前,景区已完成沿线叠水瀑布、林间亭台、红色花驼、梯田花海、丹崖朝圣、云台览胜等8处景观带的打造,累计完成投资近3亿元。

天保寨在一天天变美,曾经的矿工也在转型中发生着转变:

原掘进区区长索纯文,当了天保寨养生茶厂厂长,研制开发出系列保健茶品,年销售额突破100万元;原掘进区班长韩海芳成了林业种植能手,与同事一道将荒山荒沟变成了花果山、蝴蝶谷;原矿总务科支部书记索爱明,搞起了餐饮服务,研制出了“十大碗”特色菜品,成了“金牌大厨”……

付出就有回报。今年国庆长假首日,景区游客就突破3万人,这让申美人喜出望外、信心倍增。

2020年9月,磁县县委县政府克服重重困难,开通了连接大山内外直达天保寨的旅游专线。

在旅游产业的带动下,这条天路盘山越岭通向远方,让山区老百姓不再守着金山走穷路。

公司采取以工代赈、按股分红、创业引导等办法,广泛吸纳农民就业,累计吸纳400余名农村富余劳动力参与景区建设。

如今,附近村的常住人口多了,沿街饭店也多了,许多人返乡创业,曾经深处红色老区的空心村正在变成实心村、殷实村。

申美如今的掌舵人张玉海说,奋进中的“申美”,画了一个“一区两园”的美好蓝图。一区,就是天保寨景区,两园是申美工业园和农产品加工园。申美工业园将吸引企业入驻,开展园区服务;农产品加工园将承担西部山区5个乡镇农产品深加工的职能。

从“煤”到“美”,是一个传统老工矿企业由“黑”到“绿”的转型梦想。如今,梦想之光正一步步照进现实。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国际能源网